情书小说故事网

情书小说 > 小说 > 正文

官场荡妇张梅

小说 95 ℃ 字体调整:
獨身一個人生活在陌生的城市,沒有房子就沒有落腳之地,有一個房子一直是我的夢想,為了這個房子我拼命的工作,受到公司老板的贊譽,于是我升級很快,月薪已經達到了一萬多。
 
身邊就有了許多的追求者,可我沒有房子,結婚住什麼?所以我一直不去理會她們。看著同齡人一個個都結婚了,我心里也著急,可我這一個月一萬的月薪,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擁有自己的房子?我的歲數一年一年的增長著,轉眼就到了三十而立。
 
有人勸我貸款買房子,我告訴了父母,父母是個老腦筋,听說我要借那麼多的錢,嚇得渾身哆嗦,一千個不同意,說小心還不起被人家追殺,說的血淋淋的。我一向孝順,既然父母不同意,我也就作罷了,只有靠工資攢錢,三十三歲的我,工作了七八年,也存了五十多萬,我想再有幾年就會買新房了。
 
可事情偏偏出現了轉機,公司里一個二十三歲的女孩很追我,她叫小靜,整整比我小十歲。她人長的很漂亮,白白淨淨的一張臉,大大的眼楮水汪汪的,紅紅的嘴唇白白的牙,身高一米六五左右,微微有些發胖。
 
說句實在的,我真的看好了她,但我還是要和她說出實話來,我沒有房子。
 
她笑笑說︰「我有。」
 
她既然有房子,就省去我不少的力氣,留著我那五十萬買車,也算對她的一個報答,我同意戀愛了。
 
相處一段時間,我才知道,自從前年她的爸爸出車禍去世以後,她一直和她的媽媽住在一起,她說的房子就是這個。她的媽媽一直想要女婿入贅,這樣就能和女兒不分開了。小靜也是孝女,一直尋找著外地來這個城市工作的人,于是就看中了一直努力工作的我,雖然相差十歲,她喜歡,因為她的媽媽經常說比她歲數大的男人知道疼她。
 
第一次去她家見她的媽媽,心里總有一些忐忑,畢竟我這是處的第一個女朋友,當然也是第一次見女朋友的媽媽。
 
在街上,小靜買了些水果,這些都是她媽媽喜歡吃的,小靜告訴我就說是我買的。
 
我怎麼能花女孩的錢,決議不行,經過一番爭執,我還是敗在了她的手下。
 
上了樓,小靜打開房門,向屋里喊著︰「媽,我回來啦。」
 
從里面笑盈盈的走出一個中年婦女,仔細的打量著我,從眼神就能看出她知道我的到來。
 
我深鞠一躬,說︰「伯母,你好。」
 
她答應著︰「哎,快進來。」顯得十分熱情,看起來對我的第一印象很好,我的心也踏實了許多,脫了鞋走了進去。
 
伯母說︰「你先坐著,我給你拿水果。」這是早就準備好的,不一時拿了出來。
 
小靜說︰「媽,這是他給你買的。」
 
伯母客氣的說︰「來就來還買什麼東西啊。」接過來,笑吟吟送到廚房。
 
我有時間打量這個寬闊的房子,這是一間一百多平米的三室兩廳的房子,屋子里的東西擺放的井井有條,收拾的也干干淨淨,一看就知道小靜的媽媽是個干淨的人。
 
小靜指著東面的門說︰「這是媽媽的房間。」又指著西面的門說︰「這是我的房間。」一指北面說︰「那是書房,媽媽喜歡看書。」
 
伯母放好了水果走出來,坐在沙發里,詢問著我的情況,其實我的情況小靜也給她說了,這也就是例行公事而已。
 
趁著這時候,我也打量著伯母。她和小靜很相像,也是白白淨淨的一張臉,大大的眼楮,只是眼角處有輕微的魚尾紋。身體也是微微發胖,比小靜能多胖一些,一看就知道是個知識分子。
 
小靜的媽媽對我很滿意,這也加快了我們婚姻的殿堂,不久我們就結婚了,我住進了小靜的家。小兩口很是幸福,不久小靜就生了一個兒子。岳母自然很高興,喜歡的不得了,成天的抱著孩子不放。晚上干脆就把孩子抱進自己的房間,我想這是給我和小靜做愛的機會吧,真的感謝岳母。
 
公司要擴大生意往來,挑選幾個英語好的人去美國學習,我的老婆小靜不幸被選中了,因為她的英語說的最好。被選中幾個女人有的是結婚了,有的沒有結婚,她們要一起去,我這也放心了,畢竟小靜不孤單。但心里憋著一腔火,好不容易三十多有了老婆,享受著性的快樂,就這麼一下就沒了,她們走的時間還不少,整整三年。可這是公司老板的指派,誰敢不同意?看來這三年,我只能靠手淫度日了。
 
在飛機場,小靜含著淚和我吻別,小聲的說︰「三年的時間不短,你要管好下面的東西,不要給我添亂。」
 
我輕輕告訴她︰「你放心,我會等你回來。」
 
小靜說︰「在家一定好好孝順我媽,不要讓她生氣。」
 
我說︰「我會的,你也要保重身體,不要太累了。」
 
小靜才笑起來︰「知道啦。」
 
小靜走後,一切如常,我每天上班、下班、回家,開著車往返于家和公司之間。岳母也和往常一樣,帶著孩子,每天為我做好飯菜。只是我到了夜晚,孤零零的一個人守在電腦旁,看著小靜從地球那邊傳來的字,訴說著她學習的那點事,也聊不到十點,她就要睡了,那邊管理的很嚴。害的我自己倒在被窩里手淫。
 
手淫是要有幻想的,一開始我幻想我們公司的幾個女人,我喜歡薇薇發胖的女人,幻想著我摟著她們的肥大的屁股做愛,真的很爽。後來不經意間,一次幻想起岳母來,就一發不可收拾了,每天都要幻想她。雖然覺得對不起小靜,但就是板不住,因為岳母也有著一個肥肥大大的屁股。
 
我比小靜大十歲,而岳母比我大十二歲,岳母那年四十七歲,因為經常在家不怎麼出門,養了一身的好皮膚,看起來也就是三十五六歲,看著面容竟然和我相差無幾。幾次我拉著岳母出去旅游都被人誤會,說我們是兩口子,但都被岳母糾正了。可我知道,當岳母听到人們夸她年輕的時候,也是她最開心的時候。
 
雖然我晚上一直幻想著岳母手淫,但我一向膽小,從來不敢向她表達,表面上一直很尊重她。有時候我在腦子想︰「岳母,我想你。」但嘴上說著︰「媽媽,今天你想吃什麼,我下班回來給您買。」
 
岳母總是抱著孩子,說︰「不用了,回來的時候給小寶寶買些奶粉,小寶寶的奶粉快沒有了。」
 
看著轉身離去岳母的大屁股,我真是眼饞死了。
 
我一到公司工作就達到了忘我的境界,一天能干出兩天的活。突然來了一個電話,是岳母打來的,說她出事了,被車撞了一下,現在正在醫院。我請假是容易的事,畢竟我的工作都做出來了,老板還特意關心,讓我多休息幾天照顧岳母,我是很感激的。
 
來到醫院,岳母的傷情不太嚴重,只是腳脖子輕微骨折,需要住大約一個月的院就能養好,讓岳母最擔心的就是那孩子,說︰「這幾天就勞苦你接送寶寶去幼兒園了。」
 
那是我的兒子,接送也屬正常,只是岳母孤孤單單的住在醫院,而孩子天天哭著要姥姥,也確實的讓我鬧心了一陣子。
 
我一邊工作,一邊要照顧岳母,一邊還要照顧孩子,一時間忙的我焦頭亂額,我干脆一狠心,給孩子辦了長托,時間為兩個月。這樣,我就有時間上班,和看望岳母了。
 
這期間我學會了不少的東西,自己會做飯了,自己會洗衣服了,還常常給岳母拿去干淨的衣服更換,岳母畢竟是一個很干淨的人,兩天就要更換內衣的。岳母手上有滴流的時候,我就坐在床邊一口一口的喂她吃飯。
 
醫院里的人都認為我們是夫妻倆,很羨慕岳母找了一個體貼的丈夫,岳母當然也很感激我。其實我只是做到孝道而已,竟然讓人誤會了。
 
一位大嫂當著我的面說︰「大姐,你真的好有福氣,找了一個這麼疼愛你的老公。」
 
按以前,岳母要極力反駁的,可她那天沒有吱聲,竟然默許了這句話。我見岳母沒有做聲,也就不說什麼了。
 
一個月後,岳母能下地走動了,我就攙扶著她在走廊里來回走動,我發覺岳母有意無意的總靠的我很近。
 
說實在的,攙著岳母,我總有一些沖動,雞巴不時地挑釁著,我是一忍再忍,雖然挺痛苦的,但不知道怎麼的,我很喜歡做。
 
一個三十多歲的護士問我是做什麼的,我如實回答了,護士驚叫著,是個好公司,掙的很多,然後對岳母說︰「大姐你真好福氣,沒有工作,還能找這樣的好老公,真讓我們羨慕啊。」
 
岳母看了我一看,臉微微泛紅,說︰「還行吧,他收入挺高的。」又一次默許了。
 
我不知道怎麼樣表達心情,只當沒听到。
 
轉眼,岳母的腳好了許多,能在不攙扶的情況下自己行走了,也該出院了。
 
當我辦理完出院手續,接岳母走出病房,岳母一只手摟住我的腰,抓住我的手摟住她的腰,我們就這樣走出病房,惹來一個個羨慕的眼光。
 
回家了,一切又恢復了正常。岳母雖然還有點瘸,但能給我做飯了。我總是說︰「媽,您就別勞累了,我知道我做的飯不和你的口味,但我可以買啊。」
 
岳母說︰「不嘛。」語音里明顯有撒嬌的聲音,「怎麼也要學會勤儉。」這句話沒有撒嬌的聲音,到很像一個家里女主人的發號施令。
 
和岳母這樣頻繁接觸,我晚上手淫的次數都增加了,只幻想岳母一個人。我很卑鄙,把岳母幻想成十分淫蕩的女子,幻想岳母呻吟著求我她,我就扛起她那兩條白白的大腿,把雞巴使勁的插里。還幻想岳母為我口交,吃下我的精子。
 
但在表面上,我仍然很君子的對待岳母,絲毫不敢侵犯。
 
晚上,為老板多干了一些活,回家晚了點。一進門就聞到一股香味,原來岳母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,四個菜一個湯,桌子上還放了兩瓶水果酒,和一瓶白酒,還有幾個易拉罐啤酒,飲料也放在桌子上,岳母正坐在桌子前發呆。
 
見我回來,岳母站起來說︰「回來了,就等你了。」表情有些嗔怪,好像妻子怪丈夫,「有的菜都涼了,我去給你熱一下。」
 
我說︰「不用了媽,我現在已經餓了,馬上就吃。」
 
我發現岳母今天好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,頭發燙了,抹了少許的眼影,還抹了口紅,身上穿著禮服,顯得更加嫵媚。
 
我問︰「媽,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」
 
岳母說︰「今天有兩個喜事。」
 
我問︰「兩個喜事?是什麼?」
 
岳母說︰「第一,我的腳不疼了。第二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」
 
我真的很慚愧,和小靜結婚以來,從來沒給岳母過過生日。其實我提出過給岳母過生日的,只是岳母說︰「我都快五十的人了,還過什麼生日,過一次就難過一次,又一年沒有了。」所以,我和小靜倆才沒有給岳母過生日的。可今天岳母怎麼了,自己給自己過起生日來了呢?我不解。
 
我說︰「媽,原來你過生日啊?你怎麼不早說,我好給你買點什麼。」
 
岳母笑著說︰「還買什麼?家里吃的就夠用,還破費做什麼。再說了,這些東西也是用你的錢買的。」
 
我還要說些什麼,岳母說︰「別說了,今天就是要好好的吃一頓,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。來坐下,我今天想喝點水果酒,那個白酒你喝。」
 
尊敬不如從命,我坐了下來,幫岳母打開水果酒到在高腳杯里,自己也倒上白酒,沒有蛋糕、蠟燭,我拍著手給岳母唱了幾遍《祝你生日快樂》。岳母的眼楮死死的盯著我,目光里透漏出讓人不可琢磨的東西。
 
唱完歌,我舉起杯說︰「媽,祝你生日快樂。干杯。」
 
我一向酒量大,這二兩一杯的白酒能干三個,我一抬頭喝了進去。岳母嗯了一聲也干了進去。
 
岳母明顯酒量不行,一瓶水果酒下肚,臉就成了紅隻果,眼楮開始迷茫,身子也開始搖晃起來,舌頭也有點團了。
 
一開始岳母說了一些感謝我的話,一點點開始說他們把我倆誤會成夫妻了,說著說著,話就混沌了,我也听不清了。
 
我說︰「媽,你醉了,回屋睡覺吧。」
 
岳母點點頭,起身要走,身子一晃,強站住。
 
我說︰「媽,你別動,我攙你。」一把抱住岳母,攙著她一步一晃的走進岳母臥室。
 
來到床邊,我剛要把岳母扶到床上,岳母突然抱住我的脖子倒在床上,我也隨著一下趴在岳母柔軟的身上。
 
岳母輕聲的叫著︰「給我,哦,給我。」
 
我想起來,可脖子被岳母死死的摟住不肯放開,岳母的嘴開始尋找我的嘴,要求親吻。這不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嗎?我開始和岳母接吻,開始隔著褲子摸岳母的屁股,摸岳母的奶子。
 
我的雞巴開始硬了,隔著褲子頂在岳母的陰道上,不行,今天一定要和岳母做愛,要不然我的雞巴就要爆炸了。我開始脫岳母的褲子,岳母很配合,只是摟著我脖子的手不肯放開,生怕我跑了似的。
 
我費了很大的勁把岳母褲子連褲衩都脫了,用手一摸,早已經洪水泛濫了。
 
我趕緊脫下自己的褲子,拿出巨大的雞巴直接插了進去,岳母的手才把我的脖子放開,呻吟。
 
剛才我喝了八兩白酒,已是半醉,精子不願馬上出來,這一干就是半個小時,把個岳母弄了三次高潮,我才射精。然後我困了,倒在岳母的身邊睡著了。
 
一早醒來,我發現我下身光著,上身穿著衣服,可岳母不在身邊,听到廚房熟悉的聲音,就知道岳母正在做飯。我趕緊的穿好褲子,狼狽的逃到自己的房間,不敢出屋。
 
眼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,就要到上班的時間了,岳母還沒有喊我,可能是生氣了吧,我只好硬著頭皮走了出來。和岳母四眼相對,兩人急忙又看別處。
 
飯菜已經放在了桌子上。這頓飯,我和岳母誰都沒有說話,都是默默的吃著飯,有時相互的看了一眼對方,但馬上把目光移開,我看見岳母臉紅紅的。
 
這些天來,我和岳母誰都不說一句話,岳母照常的給我做飯,相對而坐,都是悶頭吃自己的,等我吃完,岳母收拾桌子,我也就正常上班。
 
一個星期後,岳母說了第一句話︰「應該把小寶寶接回來了。」
 
當天,我就把兒子接回家。兒子見了姥姥自然高興,十分親熱。這時,我看見岳母久違的笑容。孩子是夫妻的橋梁,難道也是我和岳母的橋梁?
 
和岳母這次做愛,我們倆都清楚,只是誰都不說而已。如果那天岳母真的喝多了,那麼早上起的比我早,一定能看到我下身全裸的樣子,而自己也是一樣。
 
而我則是更加清楚當時的事,我仍然能記住插進岳母的一霎那。我們就這樣尷尬的相處著,還是誰都不說一句話。我真的不知道小靜回來後,知道我和她媽這樣會氣成什麼樣了。我一向膽小,即使和岳母做了一次,但我不敢向岳母求第二次,只是在苦苦的掙扎著,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過到什麼時候。
 
這是一個很靜的夜,我忽然想起這些天來的內疚,竟然一直沒有手淫了。擺弄一會雞巴,硬了,仍然要幻想岳母,可一想到那天和岳母做愛,雞巴又軟了下來。我該怎麼辦?怎麼辦?
 
我的房門被打開了,一看進來的黑影,就知道是岳母。
 
岳母輕聲喊著︰「睡著了嗎?」
 
我不敢做聲。
 
岳母喊了幾聲,見我沒答應,就直接鑽進的我被里,手直接伸進我的內褲攥緊我的雞巴,輕聲說︰「我知道我很不好,可我真的需要,醒一醒,給我。」
 
我這才知道,岳母那天也沒有醉。既然送上門來了,我自然不客氣,伸進褲子里,盡情的摸著岳母的肥大屁股,真的好柔軟。
 
我們開始親吻,脫光所有的衣服,我們又開始做愛,這次是在完全清醒下做的愛,我很投入,岳母也很激情。最後送給岳母兩次高潮,才射精。
 
做完愛,我們仍然誰都沒說話。
 
岳母起身要走,我拉住岳母的手,說︰「媽,就在這睡好嗎?」
 
岳母說︰「我要過去看小寶。」
 
我說︰「就倒一會可以嗎?」
 
岳母想了一會,就順勢倒進了我的被窩。
 
這回,我不用去幻想,岳母的手給我套弄雞巴,而我可以摸遍岳母渾身上下。
 
我們聊著,我才知道,在醫院里我精心呵護岳母,她總有一份感激之心。當我們被誤會夫妻的時候,岳母的心甜蜜蜜的。
 
我們一直聊到半夜,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,于是我們又做了一次,才睡著。
 
半夜里,岳母幾次都听到孩子的哭聲,都起來哄孩子,等孩子睡著了,又回到我的被窩里來。
 
因為興奮,這一早我醒來的特別早,看著仍然在熟睡的岳母,想到昨夜的激情,我開始撫摸著岳母的各處,心里暗想著,這回不用幻想了,岳母真真實實的和我做愛了,我以後要天天和岳母做愛。
 
岳母一向睡覺很輕的,被我一摸就醒了,她睡眼朦朧看著我,問︰「又想了?」
 
我點點頭,岳母也點點頭,我又翻上去,雞巴直接插進去。也許昨夜射了兩回,這才做了很長時間也沒有射,這時孩子又哭了。岳母說︰「下去吧,晚上再做。」于是,起來照顧孩子,給我做飯。
 
我要上班剛走到門口,岳母送出來,說︰「路上開車小心。」明顯的是妻子送丈夫的感覺。
 
我過去抱住岳母,手捏撮著肥大的屁股,親著嘴,說︰「一會送小寶去幼兒園的路上你也要小心。」
 
岳母含羞的答應著︰「嗯。」
 
打這以後,我們每天上班都要這樣,而下班更是像夫妻很長時間沒有見面,相擁香吻的時間要長一些。然後晚上做愛,就真的像夫妻一樣。慢慢的,我們的稱呼也變了,直接叫名字,岳母名字叫素芬,我在她的時候,就這樣叫,她很願意听。
 
和岳母做愛時間長了,也就習慣了,很自然的有許多激情。我最喜歡讓岳母趴在床上摸她那雪白的大屁股,用臉親,用嘴吻,用胸蹭,然後從後面插進去。
 
當然,岳母的奶子也很好,吃在嘴里很舒服。我們最常見的姿勢就是我摟著她的脖子,一只手在屁股上撫摸,而岳母的手則捏著我的雞巴揉搓著,然後做愛。
 
岳母喜歡男上女下,而我喜歡更換姿勢,每次都是在我要求下,做了很多的動作,岳母都默默配合了。
 
只是第一次讓岳母做口交,她斷然拒絕,後來我彎下腰舔她的陰道,岳母也極力反對,說著︰「別,別,那里骯髒。」
 
可我還是掰開岳母的手,慢慢的舔起來。岳母雖然開始享受,但還是在說︰「那里骯髒。」
 
我說︰「愛一個人就會愛她的任何地方。」然後深情的說︰「素芬,我愛你。」繼續舔。
 
岳母不再掙扎,點頭回應︰「我也愛你。」
 
然後我再舉起雞巴指向岳母,岳母一口含了進去,也許是我那句話起了作用,打這以後,岳母不再拒絕給我做口交了,我也經常的把精子射在岳母的嘴里。
 
第一次做肛交的時候,岳母很是好奇,問︰「這也能做?」
 
我知道岳母是沒做過的,就當我給她開處女地了。
 
我說︰「可以的。」于是往里插。
 
說實在的,岳母呻吟不是舒服,而是很痛,每插進去一點都要叫一聲,但岳母沒有拒絕,我也就繼續,最後費了很長時間,很大的勁,才全插進去。以後我們又做過四五回,因岳母說不舒服,就很少做了。
 
岳母有時很含蓄的問我和小靜怎麼做愛的,當然我就夸大其詞的說了一番,其實就是要岳母淫蕩一些,可岳母只是笑著說︰「真有你們的。」
 
可當我問到她當年怎麼和岳父做愛,岳母卻閉口不談,總是說︰「別問了。」
 
我見岳母不願意說,也就不問了。這是我和岳母的一個遺憾,我一直不知道當年岳母和岳父怎麼做愛的。
 
一開始和岳母做愛很激情,每天晚上都要做兩次以上,後來時間長了,也回復正常,一天一次了。
 
我最喜歡岳母來例假的日子,那時不能做愛,我就裝很難受,不把精子射出去就要死的樣子,岳母就會給我做口交。
 
說句心里話,看著岳母含著我的雞巴的樣子,我心里舒服極了。我會撫摸著岳母的圓臉,看著她的大眼楮,很爽的把精子射到她嘴里。
 
記得一天,和朋友喝酒很晚才回家,那天真的喝多了,倒在床上就睡了,沒有和岳母做愛。
 
一覺醒來,眼看到八點,上班肯定是晚了。
 
這時,岳母送孩子去幼兒園回來,我急忙穿衣服,問︰「怎麼沒叫我,要晚了。」
 
岳母說︰「叫你了,你不醒。我知道你晚上喝多了,也沒有忍心。」
 
我第一次和岳母發脾氣,吼︰「你不知道我上班的時間嗎?」
 
急急忙忙的,臉都沒有洗往外就走,發覺岳母沒有出來送我,回頭一看,岳母坐在沙發里流著淚。
 
我知道我剛才那一聲吼,傷了岳母的心,我一陣心痛,走了回來,摟住岳母親了一個嘴,說︰「素芬,別生氣,是我剛才不好。」
 
岳母推開我,說︰「你上班吧。」就淚流滿面了,看起來真的很委屈,我的心就更痛了。
 
我拿起電話打給公司,說︰「今天我和岳母有點事,晚去一會。」
 
我是經理的得意助手,請假是很方便的。
 
岳母抬頭看著我,問︰「我沒事,一會就好了,你上班吧。」
 
我抱住岳母,說︰「你沒事,可我有事。」就脫岳母的衣服。
 
岳母破涕而笑,說︰「你請假就是為了這事?」
 
我見岳母笑了,也笑了說︰「是啊,就為了這事請假。」
 
我們就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做愛,我一邊做愛一邊承認著自己的錯,一邊把岳母臉上的淚水吻干淨。
 
岳母也自然給我承認了錯,要我以後別和她那麼吼了。
 
我說︰「以後我不了,我會好好的愛你的。」
 
下面加快了速度,岳母就有了高潮,然後默默的等著我把精子射到她陰道深處。然後起來,穿上衣服上班。
 
這次岳母送了出來,我們仍然要親嘴摸屁股道聲拜拜。路上我壞笑著想,我是用雞巴向岳母賠禮道歉的。
 
時間一長,我和岳母真的像兩口子了,相互稱謂對方的名字,已經成為習慣。在一次公共場合,我叫岳母的名字素芬,我叫出口後連忙捂住自己的嘴,好歹旁邊沒有人。岳母也嚇得臉色發白,用手掐我一把,輕聲說︰「你要死啊。」
 
從這以後,我在外面十分注意,而回到家里就沒有顧忌了。
 
一轉眼,三年就過去了,小靜打來電話要我去接她,岳母也是多年沒見到女兒了,也要跟著去。
 
在機場里,小靜老遠的看到我,飛跑過來撲進我的懷里。
 
我看到岳母那邊投來一種嫉妒的眼光,很無奈的目光。我說︰「小靜,去抱抱媽媽。」
 
小靜紅著臉過去,親熱的叫聲媽媽,抱緊岳母。
 
岳母看了我一眼,答應著︰「女兒,媽媽想你了。」
 
小靜說︰「我也想媽媽了。」
 
晚上,岳母自然回到自己的房間,裝作沒事一樣帶著孩子。
 
小靜已經是三年沒有做愛,很是要求,我盡量的滿足她。
 
事後,小靜握住我的雞巴問︰「這東西沒有做對不起我的事兒吧。」
 
我摟住小靜撒謊說︰「這東西天天就盼著你回來呢。」
 
這天晚上小靜要了三次,我真的力不從心了。
 
小靜回來了,和岳母做愛的機會就少了,但我有女人日子開始畢竟和岳母的時間長,已經有了感情,我總是在中午回家和岳母做愛。但此時的岳母不那麼情願,說這樣做對不起女兒。可我每次到高潮的時候,仍然忘我的呻吟。
 
俗話說「沒有不透風的牆」,我和岳母的事兒讓小靜發現了。
 
那天中午,我正和岳母做愛,一向中午不回家的小靜突然回來了,堵個正著。她被這個場面震驚了,站在房間的門口很久一句話也沒有,圓圓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。
 
我和岳母急急忙忙穿上衣服,岳母紅著臉從小靜的身邊走過去,小靜就像沒有感覺,仍然佇立那里。
 
我心慌意亂的走過去,說︰「小靜,對不起。」
 
小靜突然爆發,一個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,低聲吼著︰「你天天中午回家就是干這個嗎?」
 
我捂著生疼的臉低下頭默認了。小靜哇的一聲撲在床上哭了起來。我站在那里,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 
岳母听到哭聲走了進來,看了看趴在床上痛哭的小靜,對我說︰「你先出去,我和小靜說幾句話。」
 
此時的我也沒了主意,只得乖乖的听話,走出來看著岳母把門關好。看著牆上的石英鐘,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,也沒做聲,穿好外衣向外走去,就听房間里小靜哭著說︰「媽,真沒想到你能和我爭男人。」接下來又是哭聲。
 
我實在不能再在家里呆著了,關好門溜掉。
 
我知道下午小靜是不能上班了,到她的部門請個假,隨便說出一個理由,那幫傻家伙就也信了。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心煩意亂,沒有心思工作。老板問我怎麼了,我說岳母病了,老板讓我回家侍候,我說有老婆在家侍候,老板見我不肯回家,也就沒說什麼。
 
這是一個很難熬的一個下午,又覺得時間過的慢,又覺得時間過的飛快,我不知道回家怎麼面對小靜,怎麼面對岳母,不,應該說怎麼面對這個家!小靜會不會和我離婚,離婚後我怎麼辦?假如這件事傳出去,不但這個工作我不能做了,就連這個城市我也呆不下去了。這件事讓我的父母知道了怎麼辦?父母還不罵死我才怪。也不知道岳母和小靜說什麼,小靜現在情緒怎麼樣了?我坐在辦公桌前發呆,胡思亂想著。
 
手機突然響了,無精打采的我拿起一看,是小靜打來的。我的手發抖著,是接還是不接?可沒有理由不接,顫巍巍的按下接听的 子,不敢說話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就听小靜在里面問︰「你怎麼不說話?」
 
我只得鼓起勇氣說︰「我……」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。
 
小靜說︰「都下班了,你怎麼還不出來?我在車邊等你呢。」
 
我抬頭向窗外看去,小靜倚在車門邊歪著頭打電話。
 
我說︰「哦,我馬上下樓。」
 
打開車門,小靜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,連看我一眼都不看,目視前方。
 
我坐了進去,發動著車輛,看著小靜,說︰「靜,對不起。我……」
 
「走,去新意飯店,我們不回家吃飯。」小靜打斷我的話說。
 
我不知道她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,心里害怕,但又不敢不服從命令,開起車,不一會就到了新意飯店門口。小靜連頭都沒回的走了進去,我下了車都忘記鎖車門了,跟著走進飯店。
 
在一個角落里,我倆坐下來。服務生走過來,問我們要吃什麼?我點了兩個小靜喜歡吃的菜,又要了兩瓶飲料。
 
小靜問︰「你不喝點酒?」
 
我說︰「開車不喝酒。」
 
小靜露出一絲冷笑,突然輕聲的問︰「你和我媽怎麼回事?」
 
最害怕問到了正題,我說︰「小靜,我知道我錯了,你想怎麼懲罰我都可以,你要離婚就離婚,我淨身出戶。」小靜說︰「我不是問你這個,我想知道你和我媽是怎麼回事。」
 
我開始講事情的經過,服務生端菜來我就停下來,等服務生走開我再接著說,說完後我仍然說︰「小靜,我絲毫沒有隱瞞,都說出來了。你要是想離婚我同意,我淨身出戶。」
 
小靜給我盤子里夾了一口菜,說︰「吃吧,你怎麼一口也不吃?」
 
我有點懵了,說︰「哦,我不餓。」
 
小靜說︰「吃吧。」
 
我被迫的吃下,心里一直愧疚著。
 
小靜一直逼著我吃,我看意思這是最後一頓飯,吃的很難受。
 
小靜也吃了些,然後叫服務生找來,叫了岳母喜歡吃的飯菜讓打包,說︰「我媽一定也沒有吃。」
 
給小靜送到家,我把車鎖好了,鑰匙遞給小靜。
 
小靜看著我,問︰「你什麼意思?」
 
我說︰「我做決定了,不會在這個城市出現了,明天我去公司辭職,回老家去。這個車給你。」
 
小靜冷冷的看著我,說︰「你想離婚?」
 
我點頭說︰「我沒有臉見你,還是離開你吧,最後說聲對不起了。」
 
小靜命令的說︰「跟我上樓。」
 
我看著小靜冷冷的眼神,還是回頭要走。
 
小靜一把拉住我,說︰「你想離婚就離婚啊?哪有這樣的便宜?」
 
我說︰「莫不是你要報案?可媽媽的聲譽不也毀了嗎?」
 
小靜靜靜的說︰「我沒想那麼多,現在只需要你上樓。」
 
我不知道怎麼跟著小靜上樓的,開了門小靜叫聲︰「媽,我回來了。」聲音沒有以前親熱。
 
岳母答應著走了出來,見到我回身就走。我的血從腳底直竄到腦頂,感到一陣昏迷,但我硬挺住了。
 
小靜走進岳母的房間,說︰「媽,你沒吃飯吧,我在飯店給你打包了飯菜。」
 
岳母說︰「靜,听媽話好嗎?你倆要在一起好好的過,不要離婚。明天媽出去租一個房子,就不打擾你們了。」
 
小靜哭著說︰「媽,我身邊就你們這兩個親人,怎麼都要走啊。」
 
岳母看著站在門口的我,臉一下子紅了。
 
在小靜再三的挽留下,岳母沒有走,我也沒有走,仍然在一起住著。只是我和岳母相互的回避,誰見了誰都不說話,十分尷尬。
 
日子好像又恢復了正常,岳母天天的把飯菜做好了,我們起來就吃,只是岳母躲在房間里,不和我們一起吃。
 
我和小靜到了晚上也做愛,但我不和岳母做愛了,從表面上看來我們仍然是一個幸福的家庭,可誰也不知道其中的尷尬。
 
一個夜晚,我向小靜求愛。
 
小靜靜靜的說︰「你去媽的房間吧。」
 
我一時間懵了,不敢開口說話。
 
小靜說︰「我說的是真的,你去吧。」
 
我問︰「你什麼意思?」
 
小靜說︰「我現在很了解我媽,自從我爸去世後,為了我一直都沒有找人。可我媽也是女人,她也需要男人的關愛。我現在想開了,只有你能滿足我媽,不讓我媽寂寞。」
 
可我還是不敢動身。
 
小靜說︰「你去吧,我都和媽說好了,別讓我媽等太久了。」
 
我推開岳母的房門,站在床邊說︰「媽媽,是小靜讓我來的。」
 
岳母臉紅了一下,說︰「其實我們真的不應該再傷害小靜了。」
 
我說︰「小靜說的也對,你也需要。」
 
岳母嘆口氣說︰「唉,這人不長這個東西多好啊。」順手把燈關了。
 
我上了床,開始撫摸岳母的奶子、屁股。岳母已是一個月沒有做愛了,一摸就開始呻吟,陰道早就洪水泛濫了,我親著岳母的嘴,把雞巴插了進去,不一會岳母就有了高潮。
 
我射精之後,岳母說︰「你還是回小靜身邊吧。」
 
回到我的房間,輕輕的倒在小靜的身邊,發現她正流著淚。
 
小靜問︰「完事了?」
 
我說︰「嗯,完事了。」
 
我為小靜擦去眼淚,說︰「你要是不高興,以後我不做了。」
 
小靜說︰「沒事的,我已經想開了。我不想讓媽找人,就只有這個辦法了,反正你和媽已經木已成舟了。」然後正色說︰「我告訴你,如果你敢在外面胡搞,對你絕不客氣。」
 
我連忙答應。
 
這一夜,我和小靜說了不少的話。
 
小靜說︰「其實我走了這三年,最怕的就是你在外面有女人,但我沒想到的是你能和我媽。其實我要感謝我媽,要是沒有我媽,說不定你在外面真的會拈花惹草的。」然後小靜又說︰「你記住,現在你是擁有了我們娘倆,你千萬不能做對不起我們娘倆的事兒。」
 
我向天發誓,絕對不做對不起這娘倆的事兒。
 
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了,這母女二人我一宿一換,等小靜來例假了,我就到岳母的房間里住上一個星期;反之岳母來例假了,我就陪著小靜。
 
慢慢的家回復了正常,岳母也出來和我們一起吃飯了。上班的時候,我和小靜一起走,岳母還是要送到門口的,小靜總是先擁抱岳母一下。
 
一開始,我還不去擁抱岳母的,是小靜說︰「你怎麼不抱一下媽。」
 
我就擁抱了,後來就在小靜面前親嘴。
 
小靜壞笑著說︰「你真賤。」
 
見小靜已經想開了,我的動作就多了,時不時的還摸岳母的屁股,小靜也一笑了之。
 
其實我最想的就是和母女一起做愛,但都遭到了拒絕。
 
岳母說的很委婉︰「在女兒面前和女婿做這樣的事,我怎麼好意思。」
 
小靜很堅決︰「你不要得便宜賣乖了,要我和我媽一起侍候你,你想的美。」
 
但不管怎麼樣,我真是得寸進尺的人,真的好想有一次這樣的經歷,但始終沒有如願。
 
就這樣,一年的時間過去了,可我終于盼來了這一天。
 
我出差一個月回到了家,一進門娘倆自然高興,小靜一下撲到我的懷里,我摸著她的小屁股,問︰「想我沒有?」
 
小靜點著頭。
 
我看見岳母仍然投來羨慕的目光,就放下小靜,雙手張開給岳母,岳母慢慢的走過來,我抱緊岳母,問︰「你想我沒有。」
 
岳母也點頭。
 
岳母說︰「放開我吧,我去做飯,你和小靜進房間,一個月的時間不短啊。」岳母感覺到我的雞巴硬了。
 
小靜說︰「你還是和我媽進房間吧。」
 
我一把摟過小靜,說︰「我們在一起做吧。」
 
娘倆對視看了一下,都低下頭,竟然默許了。
 
就在客廳里,我脫著兩人的衣服,娘倆都說著︰「不行,不能這樣。」但誰也不肯離去,不一會兩個人都脫了個精光,閉著眼楮倒在沙發里。
 
我迅速的把自己脫了精光,先上了岳母,不一會就有了高潮,然後又上了小靜,在她高潮的時候我射精了,然後我喘著粗氣坐在兩個人的中間。
 
晚上,在我強烈的要求下,小靜跟著我來到了岳母的房間。
 
孩子已經七歲了,以前一直是和岳母一起睡,等孩子睡著了,岳母就過來玩3P,現在孩子需要上學,而這個城市的教育很特別,就是需要孩子在學校住,說這樣能鍛煉孩子的自制能力,沒到星期五的晚上,家長把孩子接回家,到星期一在送到學校。這給我和小靜、岳母提供了條件,我們瘋狂的做愛。
 
我找了3P的碟給娘倆看,慢慢的她倆人都能放開了。我一般是和岳母做愛,和小靜親嘴摸奶子和屁股,和小靜做愛親著岳母的嘴摸奶子和屁股,精子一般都射到後一個做愛的陰道里。
 
等看到肛交的時候,我就和岳母做了,小靜很是新奇,也要做,做過之後說沒有感覺,還很痛,說以後不做了,可我一要求,娘倆還是同意。
 
當然最舒服的是娘倆給我做口交,我的雞巴一會插進這個嘴里,一會插進那個嘴里,然後在她們嘴里射精,真是最爽的事兒。
 
我突發奇想的,讓小靜倒在岳母的身上,四條大腿上下排列,兩個陰道也上下排列,我跪在四條大腿的中間,彎下腰,從岳母的陰道一直舔到小靜的陰道。
 
小靜呻吟著說︰「老公,你真會玩。」
 
岳母嗯了一聲說︰「是的。」
 
舔了一會,我翻身虛騎在母女的身上,把雞巴對準小靜的嘴,小靜一口含了進去,岳母欣賞著看著。
 
小靜突然把雞巴突出,用手扶著說︰「媽,你嘗嘗。」
 
岳母也一口含住,但雞巴還有一半在外面,小靜伸出舌頭在上面舔著。
 
然後開始做愛,這個方法最好,不用移動地方,只是身子上下移動,一會插小靜,一會插岳母,小靜先來了高潮,然後岳母也來了高潮,等我射精的時候,我硬是一個陰道里射點。
 
打這以後,我們經常這樣做。
 
隨著時光的流逝,兒子已經十五歲了,我的體力也不好了,一下子張梅,28歲,XX市委宣傳部課長,長著一張標準的美人臉,曲線玲瓏的肉體配上嬌柔白嫩的肌膚,一頭又長又黑的秀髮總是保持在恰當的長度,平添幾分風韻,胸前高聳的只乳總把身上的衣衫撐得高高隆起,分外醒目,特別是婚後,經過男人的滋潤,更顯出一股嫵媚動人的成熟少婦風韻。
 
張梅的老公李文哲32歲,江城市委辦公室副主任,平日裡跟著市委書記高強忙裡忙外。
 
最近,市委又要調整科級幹部班子。這對一大批准備 遷的人來說。 這天晚上,夫妻倆吃過晚飯,正在家裡看電視。張梅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,烏黑的秀髮整齊地披在身後,直達腰部,平添幾分風韻,胸前高聳的只乳把睡衣撐得高高隆起。
 
李文哲坐在張梅邊上,順著開著的領口只見白嫩肥滿的奶子在她胸前堆著,深深的乳溝分外誘人,心裡一蕩,伸手抱住了張梅,底下的陽具開始發漲。 李文哲把張梅壓倒在沙發上一邊狂親著一邊解她的睡衣。
 
「你幹什麼,冒失鬼。」張梅嘴裡嗔罵著,臉上卻帶著嬌艷的笑容,任其寬衣解帶,一下子就把她全身脫得精光,只見那張俏麗無比的臉龐,白潔如玉的胸脯,高挺豐滿的只乳、平滑如鏡的小腹、圓潤性感的胯部、黑亮叢生的陰毛、修長豐腴的只腿,無比不是女人的極致,處處渙發出誘人的光芒。
 
「老婆,你好美啊。」李文哲飛快地脫了褲子,挺著早已硬翹無比的陽具撲了上來,張梅身體靠坐在沙發上,只腿高高翹起分開,李文哲的下體一貼近她的下部,張梅的只腿便圈了過去,緊緊夾住了他的腰。李文哲的陽具熟練地找到了那片芳草地,順著濕濕的溝道,直插那銷魂洞口,裡面已是淫水 濫,粗大的陽具一插進去,立即被軟軟的暖暖的陰道壁緊緊包住,隨著陽具的抽送時收時放,張合有致,緊纏不已。
 
張梅只手吊在李文哲的脖子上,剛才還緊纏在他腰上的只腿已放開,搭在前方的茶几上,大腿根處張得開開的,陰戶緊緊套住大肉棒不斷地扭動,低頭看去,那根紅通通的陽具在陰毛間進進出出,煞是好看。
 
李文哲賣力地挺動著屁股,把陽具直顧往裡送,拍打著張梅的屁股陣陣作響,淫水隨著抽插不停地湧了出來,直往沙發上掉。
 
張梅在他的強力衝擊下,忍不住大聲浪叫起來。
 
兩人急弄了十餘分鐘,終於高潮爆發,齊齊洩了,軟趴在沙發上直喘氣。
 
「阿哲啊,聽說要調整科級幹部了。」張梅緊緊摟著李文哲的身子,一隻嫩手在他背上撫來摸去。
 
「是啊,你也知道了。」李文哲把頭埋在她兩個高聳的乳房間,清幽的乳香混著一絲汗味在鼻子邊飄來飄去,醉人心田,禁不住伸出舌頭在暗紅的乳蒂上輕吻起來。
 
「你有什麼打算?」張梅笑著把乳頭從他口裡拉出,「別象小孩子只懂吃奶子。」
 
「沒什麼打算。看人家高書記怎麼安排罷。 」李文哲自覺自已跟著高強幹了那麼久,這是他最後一次大調整幹部了,按理會給自已安排一個滿意的單位。
 
「你不去跑怎麼會有安排,我看你這兩天要到高書記家去一下,送點禮,人家都在動了呢。」
 
張梅說。 「叫我去送禮?我做不來,人家是人家?」李文哲坐了起來,「你叫我回家就為這事?」
 
「不為這事為什麼,你這人什麼都聰明,就送禮拍馬屁一竊不通,照這樣你一生也升不上去。」
 
張梅氣鼓鼓地站起來,光著身子走進了臥室倒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一掀,整個人都埋在了裡面。
 
「你別生氣嘛,別生氣,我真是做不來,要我去送禮我寧可不做什麼官。」李文哲走過去湊在張梅的身邊安慰著她。
 
「你不當官可以,可你想過我沒有,想過兒子沒有,你官當得大,我這個做妻子的在外面才有地位,以後兒子在學校老師都要重看他一眼,還有你的父母親呢,你的兄弟姐妹呢。」張梅掀開被子坐了起來,對著他連連叫喚。
 
「是,是,你說的我都懂,誰不想當官,但我想當一個堂堂正正的官,不是買來的送來的,這樣我才當得有滋味,有價值。再說上次我沒送禮人家高書記不是也提了我嘛,這次他不會虧待我的。」李文哲把張梅抱在懷裡,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。
 
「你!你……」張梅望著李文哲剛毅的臉容,一泓淚水不禁奪眶而出,心裡隱隱作痛。「他不會知道的,他不會知道他這副主任是怎麼來的,天啦,我該怎麼辦。 」
 
「你怎麼啦,怎麼啦,這點事都哭。」李文哲不禁慌了,忙著拿紙巾給她擦淚,張梅一動不動任他忙著,心裡卻想著三年前的一幕。
 
三年前,李文哲突然被提名為市委辦公室副主任人選進行考核,讓市委辦那幾個爭得很厲害的課長大吃一驚,李文哲也覺有點意外,張梅更是很興奮。 她罔顧父母反對,跟了李文哲,父母一直都不太愛理她們夫妻倆,但一聽說李文哲要提幹,父母親破天荒來到她那簡陋的宿舍看望她們夫妻倆,一些平時沒跟她聯繫的同學朋友也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,祝賀的話說了一籮筐,真是讓她心花怒放。
 
那天一上班,突然市委書記高強打來電話,叫她去他辦公室一下,她有點奇怪,高書記從沒叫過她,她只是一個小小的課長,叫她去幹嘛呢。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她走進了高強的書記辦公室。
 
「是小張啊,進來坐,你坐。」高強一見她進來就從寬大的頭家椅上站了起來,熱情地招呼著,只手有意無意地把門關上了。
 
張梅 促地坐在了真皮沙發上,她一落座,高強就緊挨著她坐了下來,她一慌,趕緊挪開去,高強笑道︰「小張,你當我是老虎啊。」
 
「沒有,沒有。」張梅臉上紅暈頓上,俏麗的臉龐更顯可愛。
 
「李文哲有你這樣一個漂亮的妻子真是福祉啊。」高強笑了笑說︰「小張啊,你說這次提拔李文哲,誰的功勞最大啊。」。
 
「當然是高書記了。」張梅看到高強的身體又移了過來,心裡一緊張,卻不敢再移身子。
 
「不會的,我不開門誰也進不來,讓我好好教你幾招,回去你好侍候那書 子。」高強淫笑道。
 
「你不要再提文哲了,再提我不來了。」張梅雖與高強淫亂,但決不想讓他取笑李文哲。
 
「好,好,是我錯了,來,你坐起來。」高強翻下張梅的身體,坐在沙發上,把一絲不掛的張梅拉坐到他的大腿上,「你坐上面,從上面套進去。」高強扶著硬翹的陽具對張梅說。張梅大為驚異,心想還能這樣弄呢,扭扭捏捏抬起屁股往上湊,笑著說︰「這樣行不行?」
 
「保證行,很爽的。」高強抱起她的屁股,讓陰道往陽具上湊,「你把你那小穴兒分開點,對,坐下去。」張梅兩腳蹲在沙發上,一手扶著陽具,一手分開陰唇,對準洞口,隨即把身體小心往下壓,感覺到陽具一點點往裡鑽,一種別樣的滋味湧上心頭,心中不禁興奮起來,用力一壓,陽具應聲而入,直插到底,直覺插進花心深處,抵近住子宮口,好深啊,屁股忍不住動了動,她一動,陽具就在陰道裡動,搞得裡面癢癢難耐,不由越動越快。
 
「好,好,你很會弄嘛,上下動一動,對,就這樣。」高強抱著張梅雪白的屁股,抬著她一上一下地套動著。張梅套動了一會,就掌握了動作技巧,只覺這種姿式幹起來,插得又深又能自已想讓它往哪就往哪,主控權掌握在自已手裡,強烈的刺激感湧上心頭,只手按在高強身體兩邊的沙發背上,只腿半跪著,扭動著身體,不時變換著角度,讓陽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後地在陰道裡進進出出,幹到忘情處,不時搖頭擺臀,秀髮猛甩,胸前兩個豐乳更是晃蕩不已,乳波陣陣。
 
「好爽,好深。」張梅忘乎所以地挺動著身體,口中浪叫聲越來越大。高強看到美麗動人的張梅放蕩到如此程度,心中更是興奮無比,屁股不停地上下挺動著配合她的套動,只手更是忙個不停,時而抓住她的只乳揉按,時而抱著她的屁股幫著提拉,時而摟住她的細腰,時而挺起上身吻吻她的紅唇,口中更是不停地叫喊著︰「幹得好,好爽,用力,快點。」
 
張梅一陣猛套,很快就弄得香汗淋漓,淫水四濺,快感如潮水般湧上來,很快就淹沒了自己,只聽她大叫一聲就倒在了高強的身上,陰道裡精水四溢,順著陽具直往外流。高強剛洩了一次,這次卻比較持久,一見張梅不行了,立即將她壓在身下,抬起她的一條腿,從側面插進來,用力抽插著,張梅剛洩了身,軟軟地伏在沙發上,嬌喘地說︰「你這色鬼,到底有多少種姿式呢?」
 
「六六三十六種,今天我一一演給你看。」高強說著把張梅弄趴在沙發上,整個人壓在她背後,從屁股後面插了進去。
 
「隨你啦,這跟剛才從後面幹差不多嘛」,張梅只手撐住沙發。 「你再動一下。」高強說著把張梅拉成側身躺著,自已側身從後抱住她,從後面側著抽插,邊抽插邊說︰「這樣不同吧。」
 
「是不同。」張梅笑著回頭吻了他一下,「就你鬼花樣多,這樣挺舒服。」身體也輕輕前後扭動起來。「有人說這樣躺在床上可以做一個晚上呢。」高強笑著說。 「吹牛吧。」張梅反手摟著了他的大腿。「那什麼時候我們試試。」高強一手伸到前面握著她的豐乳搓著。
 
「別想了,今天隨你怎麼輕薄,明天以後你別想碰我,這是你答應的。」張梅頭腦還清醒。
 
「好,好,我服了你了。我說話算數,今天看來要把所有精力用來對付你了。」高強猛地把張梅抱起來,放在辦公桌上,然後把她的只腿架在肩上,立在桌前賣力大弄。整整一個下午,高強變換著姿式 弄張梅,把張梅幹得死去活來,過足了淫癮。 第二天,市委常委會透過了李文哲任市委辦副主任的任命。
 
三年來,李文哲始終不知道他這個市委辦副主任是老婆用肉體為他換來的,而張梅也始終未再讓高強 弄過。 如今又要調整幹部了,張梅眼看丈夫 遷無望,心急如焚,因為她知道要提拔一官半職多麼不容易,而上次李文哲提個副主任有多累也只有她才知道!別人那裡知道呢?不過也值,當了副主任確實不一樣啊,住房,車子,票子,面子,樣樣有了,如當了一個更大的官,不知會是怎樣呢?是不是再去找高強一次呢,如果再去找他,免不了又要被他 弄一番。因為她知道,從高強平時的眼神可以看出,他對自已的肉體還是迷戀不已的。
 
張梅猶豫再三,終於還是在第二天下午拔通了高強的辦公室電話。「喂,誰呀?」電話裡傳來高強粗重的口音。
 
「是我,張梅。」張梅輕輕咬了咬嘴唇,雖沒看到高強,臉卻已紅了,就像做了小偷被人抓住了一樣。
 
「是小張啊,稀客,稀客,有什麼事嗎?」高強異常興奮,心想,這妮子終於耐不住了,權力這東西真是好,他可以讓聖人變貪官,讓貞婦變蕩婦。 「我家文哲這次不知有沒有希望?」張梅頓了頓,乾脆直話直說。 「有啊,我怎麼會不考慮呢。考慮到市委辦要提幾個年輕的副主任,我準備讓文哲去地方志辦當常務副主任,主持工作。」高強說。 「什麼地方志辦,你不會做得這麼絕吧,人家好歹跟了你那麼多年。」張梅不禁大驚失色,心中雖想到很多,但主要是想能不能提,沒想到高強這人會這麼絕,不去巴結他不但不提,還要往火炕裡推,地方志辦那是個清水衙門。 「我說張梅啊,地方志辦又怎麼啦,也是個正科級單位,都是為黨為政府工作,那裡不是一樣啊。」高強哈哈大笑,張梅仿 看見了一頭老虎,在吃人前的得意忘形的模樣。「沒辦法改了麼?」張梅咬了切牙,終於準備低頭了。
 
「我要改就可以改,現下崗前鎮的黨委書記人選還沒定,其實李文哲去當完全夠格,關鍵看你的態度了。」高強拋出了他最肥的誘餌,這個全市最富有的鎮的一把手,當上了就意味著下一步要跨入市一級領導班子了。這個職位太誘人了,有好幾個來頭很大的人來要這個職位,都被他頂住了,他要把它用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,在他看來,沒有什麼比再幹一次張梅這個氣質高雅的美婦人更妙的事了。
 
崗前鎮黨委書記!張梅也被這個職位震住了,哪可是全市最肥的缺,現下它就在自己眼前晃蕩。多誘人的餌啊,就等你上去咬了。張梅沒有再多想,事實上,昨晚她想了一個晚上了,為了李文哲的前途,她已準備再犧牲一次。
 
「要我什麼態度,我上次態度不是很好麼。 」張梅發出輕聲的嬌笑。「好,好,你現下就來我辦公室吧。」高強興奮地放下了電話。
 
張梅整了整衣服,向高強的辦公室走去。五分鐘後,一場肉體大戰就在高強的書記辦公室裡面套間的床上展開了,高強為了好搞女人,在辦公室搞了一個套間,裡面放著床,成了他的銷魂之所。
 
要我什麼態度,我上次態度不是很好麼。 」張梅發出輕聲的嬌笑。「好,好,你現下就來我辦公室吧。」高強興奮地放下了電話。
 
張梅整了整衣服,向高強的辦公室走去。五分鐘後,一場肉體大戰就在高強的書記辦公室裡面套間的床上展開了,高強為了好搞女人,在辦公室搞了一個套間,裡面放著床,成了他的銷魂之所。
 
「你的皮膚真白,奶子怎麼越來越挺了。」高強赤身裸體地伏在一絲不掛的張梅身上,手口並用,在她那美到極至的肉體上盡情的摸著吻著,隨著他的撫摸親吻,張梅發出陣陣銷魂的呻吟,嬌軀緊緊纏著他的身體,一手搓著他的陽具,一手撫著他的背部,浪態盡顯。 「好爽,你騷起來真好看,比上次進步多了。」高強只手把她的大腿分開,把陽具頂在了濕濕的陰平交道,在洞旁的嫩肉上磨擦著,卻不放進去。「好癢,你插進去嘛。」張梅被高強這個情場高手一番撫弄,已是慾火高漲,屁股直往上挺,想把陽具吞進去。
 
「你叫老公我就進去。」高強對上次她不准他講李文哲猶有心結,打算這次要好好剎下她的銳氣。
 
「老公,你進來嘛。」張梅心想反正事情都做了,乾脆放開點,讓這個老色鬼玩高興點,一舉把職位定下來,對了,完了後還要給他一點希望,讓他貪吃保證不讓職位飛了。心裡想著,口裡叫得更浪了,「親親老公,你進來吧,我求你了。」
 
高強本來對張梅就動火久了,現下見了她這樣子,如何還奈得住,大叫一聲︰「騷貨,我來了。」屁股用力一挺,陽具直插而入,七寸長的陽具一下到底,隨後提著她的只腿壓下去大幹起來。
 
張梅把只腿高高翹起,紅色的高跟鞋沒有脫下,隨著高強的大力抽插,只腿不停地搖晃著,白嫩的小腿配著紅色的高跟鞋劃出道道美麗的弧線。久別的偷情滋味把張梅刺激得每個細胞都興奮起來,全身心投入到與高強的 弄中去,你來我往,變著花樣大幹起來。
 
「今天是不是又要玩遍三十六式啊?」張梅與高強面對面地抱坐著,她只手抱著他的脖子,身體不停地起落跳躍,隨著她的套動,美麗的豐乳像兩隻小白兔歡快地跳著蹦著。
 
「現下不止三十六式了。今天要讓你嘗嘗鮮。 」高強用力抱著她的白白鼓鼓的屁股,托著她的身體上下套動著,陽具在她的只股間進進出出。
 
「那你使出來啊。」張梅浪浪地叫道。兩人直弄了二個多小時才完事,張梅被 得高潮迭起、渾身發軟,高強也在張梅的穴裡射了三次,把張梅的肉穴灌滿了精液,直到兩人起來穿衣時,高強的精液還從張梅的穴裡不斷湧出,順著大腿直往下流。
 
「你放心,我保證讓文哲當上崗前鎮書記,他又年輕又有文憑作事果斷,肯定勝任,我還要把他樹為這次調整選人用人看德才表現的標兵呢。」高強戀戀不捨地揉著張梅高聳的乳房。
 
張梅此時已穿上了緊身褲,一頭秀髮向後披散著,上衣敞開著,把那對高挺的美乳讓高強盡情把玩,只手吊在他的脖子上,俏臉緊貼著他的黑臉,香唇在他臉上親個不停,嬌嬌地說︰「謝謝你啦,你真好。」
 
「我這麼好,你以後會不會想我啊。」高強忍不住伸到她的大腿根摸索著,隔著褲子按著她的陰戶。
 
「當然會想你,你這麼會 ,讓人越來越喜歡了。」張梅從他開著的褲襠伸進去,找到那根軟軟的陽具撫摸著。「我還想再讓這根寶貝 弄 弄呢。」
 
「那你明天上午再到我辦公室來 一下,常委會下午開。 」高強說道。
 
「好啊,不過你今晚可別搞別的女人了,不然明天上午不行我可不依。」張梅越發騷了。
 
「保證讓你求饒。」高強在她的奶子上狠狠按了一下,放了手,來拉褲褳。
 
「那明天見分曉。」張梅在他嘴上重重親了一下,向門口走去,臨出門前轉身向他拋了個媚眼,才扭著性感的屁股走了出去。
 
第二天上午一上班,張梅就接到了高強的電話,讓她去一下。張梅今天特地換了一身緊身筒裙,裡面什麼都沒穿,她一走進去,高強就把她按在辦公桌上,撈起她的裙子就幹了起來。
 
「這麼急幹什麼。 」張梅翹起只腿,只手扶著他的只肩,承受著他越來越急的抽插。「等下組織部長要來跟我確定最後的人選,趕緊過癮一下再說。 」高強屁股急急挺動,陽具在張梅的陰道中快速進出,擊打得屁股陣陣作響,嬌肢亂顫。
 
「你真是爭分奪秒啊。」張梅笑笑說,只手解開了頭髮,讓秀髮披散下來,又把筒裙從上面脫到半身,露出兩個豐乳,只手在只乳上按搓著,輕咬著嘴唇,半閉著眼睛,「噢……哎……呀……嗯……」地輕聲的吟叫著,把高強刺激得很快慾火高漲,猛插了幾百下就一洩如注了。
 
當天下午,市委常委會如期進行。李文哲升任崗前鎮黨委書記,張梅升任市衣冠文物辦副主任。
 
這天,張梅接完一個又一個祝賀電話,剛想要去洗澡時,電話又響了,她一接,高強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︰「怎麼樣,我沒有讓你失望吧。」
 
「謝謝,謝謝」一直覺得討厭的聲音此時在張梅耳朵裡聽起來卻是非常親切。「你怎麼把我也提了呢,我可沒向你要啊。」張梅真是開心,她一心只是想給丈夫爭取好的職位,沒想為自已爭點什麼,但沒想到高強竟給她提了個衣冠文物辦副主任,也是科局級幹部了。
 
「我覺得你的能力完全勝任,這可和別的沒關係,完全是你的能力和工作得到的。」高強很會誇人,知道怎樣討女人的歡心。
 
「我知道啦,反正謝謝你,你真好。」張梅笑著說。 「有沒有空,我在辦公室。」高強說道。
 
「這……這……」李文哲被一幫同學拉到外面去慶賀了,家裡沒人,想著高強的好處,想起他那強有力的抽插,陰道不禁濕了起來。
 
「來吧,一會兒就好,我特別想你。」高強溫柔地說。 「好吧,我馬上就來。」張梅放下了電話,略化了化裝,走出了家門。 「來,讓我為李書記高昇乾杯。」在市區一家酒家裡,一個又一個同學向李文哲敬酒,李文哲爽朗地一口一口喝下。
 
「來,讓我好好疼你。」就在李文哲與同學們在盡情乾杯時,高強也在辦公室裡盡情地幹著李文哲的老婆,挺著硬硬的陽具在張梅那銷魂的陰道裡進進出出,張梅大叫道︰「好大啊,輕點。 」
 
「好,那就輕點吧。」高強把陽具停住不動,輕輕地磨著。
 
「你幹嘛不動?」張梅只手撐在辦公桌邊,翹著屁股讓高強從後插入,豐乳在下面晃晃蕩蕩。
 
「你不是讓我慢點嘛,到底是要快還是要慢。」高強撫摸著她白玉無瑕的背部、臀部,挺身抽插了一下。
 
「要你快點,用力點。 」張梅篩動屁股,把陽具前後套著,十足蕩樣。「好。」高強大吼一聲,屁股快速大抽大送起來,張梅的浪叫聲隨即響起。
 
又一個官場蕩婦降生了。玩兩個人明顯感到吃力了。我發覺小靜和兒子有些異常,結果我真的發現兒子和小靜做愛了。我只是笑笑沒有說什麼,關上門在客廳等著他們出來。
 
兒子出來後,很害怕我打他,我只說了一句︰「這事不要讓外人知道。」同時,我要兒子好好學習。
 
心里真羨慕兒子,剛剛十五歲就有了性行為,而我是三十多才有性行為的。
 
不管怎麼樣,兒子能接班了,也是我一個欣慰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完

上一篇:校花的淫乱性生活  下一篇:调戏友妻

本文关键词: 6() 1() 2() 1() 1() 2() 5() 2() 2() 2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