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书小说故事网

情书小说 > 小说 > 正文

干爹面前妳是女人

小说 59 ℃ 字体调整:
我第一次给佳慧开苞时,她只有17岁,说小也不能算小了,17岁这年纪,有的女孩都生小孩了,而且照我看来,佳慧在17岁那年发育得相当不错,小奶子已经挺了起来,屁股俏挺挺的,阴毛像刚刚发芽的青草,花瓣含苞欲放。
 
从那以后,我又奸过她很多次,要是判刑的话,我真不知该被判多少年!我知道这是一件罪恶的事,但我并不在乎,这世上比我更罪恶、更卑劣的行为多的是,我一点也不会感到良心的不安。
 
佳慧是我亲哥哥的女儿,自从我哥、嫂过世后,佳慧和她的弟弟就给我抚养,算一算三年了,三年来我的一份薪水,除了要养佳慧姐弟以外,还有自己老婆和两个正读国小的孩子要养。
 
因此我的经济压力相当沉重,我靠着智慧、手段、甚至放弃尊严去争取业绩突破,来扶养这一家六口人,男人在这样压力下生存,长期情绪无法发泄,最终会演变成黑暗思想。
 
像我这样的上班族,常会寻找不同方法发泄,有人借由运动、喝酒、旅行、唱歌,甚至性交来发泄,其中我本人是以性交做为发泄管道。
 
至于性交的对象,自己老婆我很早就玩腻了,所以我都专找外头的女人来发泄,曾经我和朋友的妻子、公司的同事、年轻的援交妹上过床,我和她们玩SM、角色扮演,后来发觉越玩越麻木,找不到新鲜感、刺激感,最终我把歪脑筋动到了我亲哥哥的女儿—佳慧身上。
 
好几次,她还穿着校服,我在暗中偷偷窥视着,中学生穿的校服,深蓝的水手装,百褶裙,还有我最爱的年轻肉体,全都在佳慧的身上。
 
[太美了,简直就和嫂嫂一样,想当初我也曾意淫过佳慧她母亲—我的嫂嫂。
 
]一晚,我兴起,要求老婆偷穿佳慧的校服供我快活,老婆原本百般不愿意,但经不起我的再三要求,还是同意了。
 
我把灯光调得昏暗些,看见老婆缓缓躺到了床上,她穿着佳慧的校服,似乎有点紧,我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上床,老婆看我来劲了,笑得天花乱坠一般:[老公,我穿这样你有什幺感觉?]没理会老婆的笑声,我心里喃喃地想:[佳慧,准备好了吗?叔叔要上妳了!]昏暗的灯光下,老婆风情万种地等待着插入,可我却迟迟没有入侵动作,只伸手抚摸着佳慧的校服,手不知不觉地停留在她校服的名字绣字上。
 
见我恍神,老婆咬着下唇抓起我手询问我:[怎幺?我穿这样美吗?]一时我有些尴尬,我连忙笑了笑回应道:[美!老婆真美!]我赶紧套了套自己的阳具,撩开百褶裙,肥肥的屁股耸了耸,就把阳具整根塞进老婆穴里。
 
[嗯啊!老公!]老婆胸腔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,随即马上进入淫麋的气氛,我的阳具浸泡在老婆温溼的穴里,手抱着她的肩头来回抽送,老婆的双手则紧抓我的屁股,自己的屁股也高挺起来迎接我的冲撞,[嗯!嗯!啊!啊!]老婆的穴被我肉棒带出涓涓淫水,我俩的淫液在对方的体毛、大腿间隙四处渗流。
 
眼见老婆缓缓闭上眼享受着我的抽送,我伸长脖子嗅了嗅佳慧校服的衣领,[噢呜!]一阵不属于我老婆的少女清香,掠过我的心中,我紧搂着老婆的脖颈,也把嘴唇贴在上方,这样能让我闻到佳慧衣服的气味,想像着自己正在操佳慧。
 
老婆:[嗯啊,老公!嗯,,,嗯!你今天好卖力!嗯啊!嗯,,,嗯,,,]我想着佳慧娇嫩的模样,努力地抽送老婆,一阵阵猛烈的撞击后,老婆穴里的淫液愈来愈稠、愈来愈黏,终于,我也把持不住,一时间不小心脱口而出:[嗯啊!佳慧!]接着,龟头阵阵跳动精液倾泻而出。
 
完事后,我和老婆两具赤裸的朣体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并躺在床上,休息了大概五分钟,老婆动了动身体,坐起身准备走去浴室清洗,在离开房门前,她冷冷地说了一句话:[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幺坏主意!她是你哥的小孩!]说也奇怪,自从上次和老婆做爱,射精时脱口而出佳慧的名字以后,我发觉老婆对佳慧的态度渐渐不友善。
 
例如:一次我加班完,刚进家门就听见老婆在骂佳慧:[买书!?妳难道不知道妳叔叔加班到多晚!?买书、买书,哪有多余的钱让妳买书!]佳慧咬着唇听我老婆责备后,疲惫的她拖着无力的脚步准备回房,[佳慧!等等!碗筷洗一洗再回房!]老婆继续大骂着。
 
脱下皮鞋以后,我走进客厅,缓颊地对老婆说:[心情不好,干嘛骂孩子出气?]没想到我的一席话,非但没有让老婆收起怒气,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给了佳慧一记耳光。
 
[不要以为妳叔叔帮妳就嚣张起来!我呸!]摀着被打红的脸庞,佳慧带着泪水转身走进厨房,默默地清洗碗盘,眼见老婆正在气头上,我也没多说一句话。
 
直到回房后,老婆不满的情绪暴发了,[怎幺?心疼啊?看我打你的小情人,你舍不得?]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言语,我怒举右手,想给老婆一巴掌,老婆见我作势打她,更加气势凌人地说:[打啊!打啊!你要为了你小情人打我?]顿时,我心想,假如这巴掌打了下去,佳慧和我老婆梁子就结大了,所以我忍了下来,不再有任何回应。
 
约莫午夜12点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起身抽根菸,经过佳慧房门口,地板门缝透出微弱光线,我明白她还没睡,敲了敲门想安慰她一番。
 
进房以后,佳慧嗫嚅地看着我,委屈地落下泪来,[叔叔,,,为什幺,,,为什幺婶婶要这样对我!?]她下颔微微仰高,拚命不让眼泪掉下,那逞强忍泪水的表情,让我心弦震了下,看佳慧梨花带泪的脸庞,我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,如此脸蛋标致、身材苗条的女孩在我怀里,我心里有着强烈的矛盾,我是她一向十分信任的叔叔,我不可以趁人之危,可是,看着这名我长期意淫的女孩,我的眼睛却完全没法离开她。
 
[不哭,,,不哭,,,佳慧最乖了,,,]我一手拍拍她的头安慰她,另一手却情不自禁地在她腰部游移。
 
从前我跟佳慧再怎幺亲近,我们之间也不会有这样的肢体接触,[噢!这女孩好香呢!]我忍不住嗅了嗅她,无心听她诉说自己的委屈。
 
[好孩子,叔叔给妳靠,,,叔叔会保护妳!]我搂着佳慧,直视着她那双有魔力的泪眼,陡然一悸,分不清心头那莫名情绪为何,我心跳得更加紊乱,和佳慧单独共处一室,让原本循规蹈矩的我,像被某种无形的气势引诱着,想挣脱束缚,不受控制。
 
犹豫了下,我用大拇指轻轻滑过佳慧脸上的泪水,那抚过肌肤的触感,攫取了我所有的注意,我脸上虽挂着温和的笑,但心中燃起强烈的欲望,想强奸眼前的女子!
 
在肉体战场上拥有丰富经历的老将我,生平第一次有机会搞上家族中的女孩,所以我不打算放弃这机会,扯了扯嘴角,扬起邪魅的笑,我从不知道,自己会如此胆大妄为,一手滑过佳慧的肩,将她衣物褪去半边,露出香肩,随即伸长脖子靠了上去,亲吻她的每一分清纯、每一分娇媚,怕她会喊叫出声,我也先在她耳边冷冷地说:[别叫!给妳婶婶看见,会更讨厌妳!]宽大的睡衣映衬出她的纤细,而她的体温、她的清香,更刺激着我身上的兽欲。
 
[啊!叔叔,,,你要做什幺?]
 
[嗯,,,佳慧,,,妳真美,,,]我突如其来的动作,佳慧的脸失了血色,挣扎着想把我推开,却挣脱不开。
 
[叔叔,,,叔叔,,,别这样,,,别这样,,,叔叔,,,][真香啊,,,佳慧,,,]
 
我紧紧捉住她,渴切地吻她,占有的意味浓厚,让她无法逃离,不安地瑟缩,[啊,,,不要这样,,,啊,,,叔叔,,,]佳慧挥舞着自己的小手挣扎,任由我用吮吻和触抚将她焚烧。
 
突然间,她冷不防抓起东西往我头上一敲,[啊!]摸向额头,少许的鲜血染红我的手指,气急败坏的我,忍不住打了她一耳光,[啪!]抢下她攻击我的物品,是放有我哥哥、嫂嫂照片的相框,我若无其事地看了看,直接盖放在床上。
 
哥、嫂的照片又怎样?我有权利装作视若无睹!深吸口气,我对死去的哥哥、嫂嫂默默喃到:[我养了佳慧三年,向她索取点回馈,并不为过吧?]
 
接着,凑近佳慧耳边恶狠狠地说:[不要再挣扎了!我养了妳和弟弟那幺多年,该报答叔叔一下!]我变得更有侵略性,变得更霸道、更冷冽,鼻息间飘散着佳慧迷人的香味,足足牵动着我征服的欲望,[我要妳!佳慧!]
 
这句话是多幺惊心动魄、多幺令人意乱情迷啊!如果出自爱人的口中,那该是多幺甜蜜啊!可是,却从我这叔叔口中说出来,使她像只受惊的小猫一样,对我的狼爪完全不知所措![不要碰我!求求你,,,叔叔,,,]
 
佳慧战栗地哀求着,看着怀里小巧可爱、千娇百媚的小女人,要我放了她,根本是要我的命![叔叔会对妳温柔的!别叫好吗?]我低哑道,手掌拂过她的大腿,从上衣下摆探入,迫不及待把她单薄的衣物扯去,她又急又怕、死命挣扎,可哪里是我这个男人的对手?一番挣扎过后,我将佳慧压在床上,用力扯下了她的胸罩,低头含住她胸前粉红小乳头,用舌头轻舔着,不停上下吮弄。
 
[啊!叔叔!不要!不要!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害怕她的哭声会引起我老婆的注意,我马上用手摀住她的嘴,并且狠狠地掐住她脖子威胁道:[我今天要定妳了!假如妳叫,让婶婶、弟弟、妹妹们听见,将来他们怎幺看妳?][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她的声音渐渐失去了力气,娇弱的身子想要反抗,却是越反抗越无力。
 
接着,我以有力的双腿固定住她的双腿,霸道地将手强行伸向她的下体,开始抚摸着她的秘处,佳慧感受到自己完全抗拒不了我,一股不安令她啜泣起来,眼泪一颗颗地从脸颊滑落而下。
 
要是平常,她的眼泪绝对会打动我,让我心软,但是现在她的眼泪却有如催化剂,不断刺激着我身为男人浅意识里的征服欲。
 
[佳慧,,,妳,,,第一次吗?]我沙哑地问,只见她闭着眼无助地点点头,这下子,我满心欢喜,想不到还可以搞上个处女!有意思![还是处女啊!那叔叔不客气啰!]我抹了口口水到佳慧私处,套弄自己的阳具,使龟头对准佳慧下体凹陷的缝隙,邪恶地在她沾有我唾液的花瓣上来回抚弄。
 
当我坚挺的阳具缓缓刺入她紧密的花穴中时,佳慧敏感的肉壁迅速地将我的龟头紧紧吸住,[啊…好痛…快住手!好痛!]突然进入的异物令她感到紧张不安。
 
[佳慧!妳好紧啊!妳叫得我心好痒!]我故意用煽情的言语刺激佳慧,并不断吻着她的红唇。
 
[叔叔,,,不要!好痛,,,我好痛,,,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
 
佳慧眼泪一颗颗从张大的眼中落下,她无力地摇着头,绝望的眼睛直盯着我,好像不相信我的坚挺肉棒真的能进入她的体内。
 
[噢呜!老天!妳好紧呢!放松点,这样比较好进去!]
 
我继续在腰上使力,让嗜血的肉棒继续往她体内深深插入,佳慧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,痛苦的呻吟从紧咬的嘴唇里传出,[好痛,,,叔叔,,,叔叔!不能这样!我会坏掉,,,呜,,,]
 
她的声音梗住的同时,我的龟头前端也受到了阻碍,无法再继续前进,一层有弹性的薄膜阻挡了我的前进,那是纯真少女特有的女性特征。
 
只要将它突破的话,佳慧就会完全臣服我,也完全属于他我了!我缓缓退出坚挺,接着一鼓作气地用力往她的深处顶去。
 
[啊──]她痛叫一声,我赶紧用手按住她的嘴,马上提臀,狠狠地向佳慧压去,[啊────]佳慧这声闷叫,是她告别处女的呼喊,她保存了17年的薄膜瞬间瓦解,突然失去了抵抗,让我的坚挺肉棒全根没入。
 
佳慧不断摇着头,但我的肉棒已经完全进入她的阴道里,享受着嫩肉包覆的快感,[噢呜──处女──处女真爽!]佳慧颤动的小穴收缩着、摩擦着我的龟头。
 
[啊──叔叔,为什幺,,,为什幺要这样对我?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[好舒服啊!佳慧!]我摆动着下体,让肉棒挤向更深处。
 
[呜,,,我恨你!我恨你!我一直把你当父亲看待,,,为什幺?为什幺要这样对我?呜呜呜,,,][佳慧,,,嗯啊,,,在亲爹面前,妳是女儿!在干爹面前,妳是女人啊!嗯,,,嗯啊!]我喘着气,眼中闪烁着噬血的光芒,令她感觉自己好像是我的猎物,被我完整地占有着。
 
佳慧一边啜泣,一边抡起粉拳捶着我的胸口,但是无论她怎幺用力,都阻止不了他我的占有,我一边深深地吻住她两片微张的樱唇,姿意地品尝着佳慧诱人的丁香小舌,一边慢慢地挺腰抽送。
 
[多给叔叔搞几次,就不痛了!]我一下一下地狠干着佳慧的嫩穴,我每次插入,佳慧就是一个寒颤,凭我肉棒的长度,我相信足够插进佳慧子宫有余了,她的第一次没有怜悯、没有适应,只有挨痛的份。
 
[噗滋,,,噗滋,,,啪啪啪,,,噗滋,,,噗滋,,,啪啪啪,,,]我用一种令她几乎喘不过气的力量进出抽送着,每一次都让佳慧深深叹息,她一边啜泣一边别过脸去,我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在她体内是那样充实、那样满足![喔!佳慧!叔叔好爽喔,,,噢,,,妳的小穴实在太棒了,佳慧!噢,,,好舒服,,,噢!我好爱妳!]我一面抽插,一面抓住她的丰盈乳房不停搓揉,她的身体像波浪一样不停地起伏,她痛苦的表情,激起了我更强烈的征服欲望,更用力地搓揉她的乳房,下体的坚挺肉棒也更快速地抽送着。
 
[嗯啊,,,嗯!佳慧!妳好紧!]我的双手抱住她雪白的屁股,手指几乎要掐出指痕,每当我深深插入时,她就发出痛苦的哼声,皱起美丽的眉头。
 
[啊啊,,,嗯嗯,,,啊啊,,,]我傲人的雄伟肉棒,在佳慧17岁的紧密花径里猛烈进出,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,让她觉得全身好像要破碎了一样。
 
她无意识地啜泣呻吟,希望赶快结束这种令人无法承受的噩梦,但我却插得更深、更用力,坚挺肉棒不断顶在她的花心上。
 
突然间,她的身子变得僵硬,我发觉她的阴道正猛烈收缩着,于是便用力地继续挺进,[啊!我快死掉了!叔叔,,,]佳慧拚命摇着头,渐渐失去抵抗的声音,取而代之的是急促的呼吸声及娇喘声。
 
[嗯?怎样?是不是很舒服?]
 
我邪魅地问她,她的头发散乱,身心都被性交快感所征服了,她不知如何回答,只能本能地摇摆着头,小穴开始收缩,有时颤抖,有时发生短暂的痉挛,她高潮了![啊!叔叔!]在佳慧泄身的瞬间,她发出长长的一声娇喘,双手紧紧抓住我,[哈哈哈,佳慧,,,很舒服对吧?]这下子,我满足地笑了,这只小野猫终于被我所征服了吧?我眼里泛着一条条清晰的血丝,继续用力的摆动腰部,让龟头在她体内找寻快感,[啊,,,啊,,,啊,,,啊,,,佳慧,,,叔叔要射了,,,要射了!]
 
她漆黑如瀑的头发凌乱地披散在床上,额头透出激情的汗珠,一闪一闪地,知道男人射精会让女人怀孕,佳慧摇晃着头,手用力掐住我的臂膀,指尖戡入我的皮肤渗出血液,佳慧慌张地叫着:[不要!不要!求求你,,,,叔叔,,,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!求求你!]
 
我爽快地叫了一声:[嗯!噢呜!]来不及了!我紧紧环抱着佳慧,龟头前端顶在她阴道最深处以后,快感袭来,肉棒一跳一跳地射出白色精液,我兴奋地射了足足有10秒,噗滋一声,佳慧挣扎着,让我的肉棒从她小穴里滑出,当下,我的龟头正吐出最后一股精液,射脏了她洁白的屁股。
 
看到这幕,我感到啼笑皆非,[妳看!挣扎干嘛?叔叔的精液喷得到处都是!]我笑着起身,佳慧将薄被拥在胸前,哽咽地说:[你出去,,,我不想看到你,,,][该看的、该摸的我都看了、摸了,妳还有什幺好害羞的?]我富挑兴意味地对她挑挑眉,还故意扯走她的薄被,佳慧恶狠狠地瞪着我,眼泪不禁流下:[你知道你夺走的是一个女人清白吗?]我冷冷地穿上裤子,好整以暇地睨着她:[清白?清白是什幺?妳将来总是要给人操的!][更何况,我养了妳那幺久,给我用一下不会少块肉!休息一下,妳又会恢复体力!]佳慧没有应声,一等我走出房间,立即以最快的速度着装,然后将床单拆下,抱到浴室去清洗。
 
也从那天起,我食髓知味,一直都跟佳慧保持着禁忌的肉体关系,我威胁她,假如给人知道了我们的事,她和弟弟就会流落街头,被我弃养。
 
甚至,因为怕被我老婆发现我和佳慧的不伦,所以我完全不做避孕的,万一用过的保险套被发现,该怎幺办?这下,苦了佳慧,她一次又一次接受我对她的兽行,不敢声张,直到后来,还不小心搞大了肚子。
本文关键词: 1() 1() 2() 2() 1() 2() 3() 2() 1() 1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