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书小说故事网

情书小说 > 小说 > 正文

回家真好

小说 102 ℃ 字体调整:
1985年之前,我的人生非常平淡。
 
直到15岁,我不但交了女友而且劈腿,同时尝到了些甜头。
 
我有个妹妹,还有个年长一岁的姊姊。
 
父亲在工作上有了升迁,而且薪资相当优渥。
 
他是一个警官,某夜,他来到本地的一家酒吧附近,发现了进行中的抢劫案,为了阻止两个嫌犯,他掏出了配戴的枪枝。
 
结果,他击伤了一个,也杀死了一个。
 
详情不述,反正当本地的犯罪率居高不下,这件事的发生让父亲成为了英雄般的人物。
 
因此,他接受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访问,写了一些文章,而且得到了教导射击技术的额外工作。
 
同时,他晋升为小队长,接下了看守者的专案,负责巡逻的区域变大了,工作时间也增长为一周四天,每天十二个小时。
 
当然,他的薪水也调升了两倍。
 
未来看似充满希望。
 
父亲40分钟的夜间巡逻时间,加上母亲的未注意,让我有机会接触禁果。
 
晚上,我通常会和朋友或女朋友在后院聚会聊天,如果庭院灯不打开,后院几乎是一片黑暗。
 
姊妹们的房间在顶楼,而父母的房间则在走道另一端,位于我卧室对面。
 
我和其他的小鬼头一样,不时会拍打姊妹们的臀部,或者抓揉她们的胸部,吃吃小豆腐。
 
只要有机会,我会从背后忽然拥抱姊姊克莉丝汀,或者进入尾随她进入卧室,然后将她扑倒在床上,恣意地上下其手。
 
有几次,我和老姊偷溜进父母的卧室,然后发现了他们藏在柜子里的情趣用品。
 
我们会拿出黄色录影带然后一起观看。
 
记得最后一次这样干的时候,我们还真差点干了起来。
 
我们爱抚也亲吻彼此,然而到了最后关头,老姊却以我的老二看起来太大的原因,拒绝让我完成爱爱的最后阶段。
 
不过,老姊还是很体贴,好几次帮我打手枪。
 
肩并肩坐在床沿看黄色影片的时候,我们一起高潮了好几回。
 
她会把手伸进可爱的内裤里头抚摸小妹妹,而我则是抓着肉棒用力的套弄。
 
我们甚至发现了老妈使用的按摩棒,她拥有三把,一把藏在床垫下,另外两把放在浴室的柜子里头。
 
她可能认为这两个地方适合藏东西,却忘了充满好奇心的青少年是可以挖出任何东西。
 
某夜,克莉丝汀和我坐在后院的秋千椅上,此时的她将裙子拉到大腿最顶端,没穿内裤,展示着她的阴部。
 
本能地,我抚摸着她长了一些阴毛的下体,而且顺利地将手指插了进去。
 
同时,她掏出了我的鸡巴,缓慢而好奇的上下套弄着。
 
我们两个都有过性经验。
 
她服用避孕药,而我爱用保险套。
 
她的男友是橄榄球校队,他上了老姊。
 
当她偷溜出去约会的时候,我还掩护过一两次。
 
接着,毋须多说,我们让事情自然而然的进展下去,所以,我上了老姊。
 
克莉丝汀说她没有掌控我九英吋鸡鸡的把握,所以她先是弯下了腰,替我做口活的服务。
 
而我就靠在椅背上,享受她的舌头舔舐我鸡巴的感觉,同时,让手指在她的淫穴里进出。
 
几分钟后,她抬起了头,亲了一下我的唇,说道:换你帮我了!我离开了椅子,跪在地上,开始亲吻老姊的肉穴。
 
我又吸又舔,在我的攻势下,老姊死命的按着我的头,在第一次高潮后,依旧不肯放手,让我为她展开第二轮的进攻。
 
此刻,鸡巴硬得跟石头一样。
 
起身,我把她往前拉,让她的屁股坐在椅子的边缘,然后将肉棒温柔缓缓的向前挺进,当老二没入她的体内约五吋长,我兴奋的无法自己,感觉就要射精。
 
本用力抱着我的老姊,借由阴道壁感受到我的异样,很快地吼道:不要射在里面!只是,她喊得太慢,所以我第一波的精液还是射了进去。
 
不过,剩下的精液全喷在了椅子和老姊的裙子上。
 
她跳了起来,顺手抹去了一团精液。
 
她离开了椅子,说道:吉米,看看你干的好事!现在我去把裙子洗一洗。
 
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做的事,听到没?你绝对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,不然爸和妈会杀了我们!她再三叮咛。
 
我点头表示答应,在她离开后,我将鸡巴塞回了内裤里头,然后将睡裤拉上。
 
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,几分钟后,我进入了家里头。
 
本打算拿卫生纸,然后回到后院湮灭椅子上的白色证据,不过一通来自朋友的电话,耽误了我十五分钟。
 
在我电话的时候,老妈打开了庭院灯,到后院看书。
 
结果,当她坐上了秋千椅,漂亮的衣服立刻沾到了我留下的精液。
 
本来悠哉说着电话的我,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妙,我立刻起身,然而在我做出任何反应之前,妈已经开口了。
 
给我马上挂掉电话!我匆匆挂掉电话,老妈劈头就问:吉米,你刚刚在后院干什幺?没有啊,妈。
 
我什幺也没做,只是和克莉丝汀在椅子上聊天,然后就回来了。
 
在你进门前,你做了什幺?老妈依旧将话题锁定在此。
 
妈,我真的什幺都没做啊。
 
事实胜于雄辩,老妈转过身,秀出了沾在她身上的精液,然后要我跟着她走。
 
到了厨房,他拿起了纸巾和一瓶清洁剂,接着将它们递到我手上。
 
我们走到了后院,灯还亮着。
 
妈的!精液还在,虽然有些干掉了,但是还是留下了一片污渍,甚至还有点黏呼呼的。
 
吉米先生!擦干净!老妈下了命令,动也不动监视着我。
 
擦拭的同时,我还是坚称自己是无辜的。
 
老妈最后开口道:好,那你把裤子脱掉,我们看看你有没有说谎。
 
什幺?我脑袋一片混乱。
 
老妈将话重复了一遍,并且表示如果我继续说谎,她不惜将我逐出家门。
 
我无法理解她怎能如此要求,但又不想违逆,所以只能乖乖照办。
 
而当我将外裤褪至膝盖,老妈忽然出手将我的内裤拉下!她仔细打量还有点湿的鸡巴,并且发现了内裤中央的一大圈污渍。
 
这是我人生中最尴尬困窘的时刻!老妈接着将我的裤子褪到小腿,看着我半软的老二,她的手和肉棒相距不过几吋。
 
这是什幺?她指着内裤的污渍问道。
 
被拆穿的我感到非常沮丧,此时,老妈看着我,我则低头不语。
 
一会儿之后,我开始道歉。
 
老妈一语不发,只是盯着我的老二。
 
一两分钟的沉默后,她帮我将裤子穿了回去,要我将椅子清理干净后和她好好聊聊。
 
在家中的老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。
 
而我他妈的很不安,因为我才刚被禁足三天,原因是被老师抓到在上课的时候传递色情照片。
 
清理之时,老妈动也不动的注视着我,眼神里充满杀气。
 
接着我回到了家里,准备接受训斥。
 
忽然,老姊和老妹下楼进了厨房,开始做起三明治。
 
她们为我做了一个香肠起司口味的,在我们食用的同时,老妈还在后院看书。
 
在喝完了牛奶之后,老妹辛蒂回到了卧室,准备就寝。
 
抓住机会,我告诉克莉丝汀刚刚发生的事。
 
她吓坏了,要求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老妈知道我们刚刚干的好事。
 
我向她再三保证绝对不会泄漏半点口风。
 
毕竟,我比她更害怕这件事被知道后所可能引发的后果。
 
克莉丝汀准备回房的时候,老妈进来了,她们互道了晚安,然后关掉了客厅及厨房的灯。
 
回到卧室,洗完澡后,老妈进入我的房间,劈头问道,我射精的时候,老姊在不在旁边。
 
我说自慰的时候,老姊已经离开了,所以她不知道我做了什幺。
 
老妈接着对我精神教育,说道他可以理解青少年有性方面的冲动,但我应该找个隐密的地方发泄,而不是在公众场合亵渎自己的身体。
 
啰嗦了一堆之后,老妈不准我睡觉。
 
她要我好好反省,提出一个合理的惩处方式,如果我对自己的处罚太轻,她不排除和父亲讨论这件事该如何处理。
 
坐在房里,我脑袋混乱无比。
 
我他妈的很害怕父亲知道这件事。
 
我想像得到他的第一反应,绝对是抽下身上的皮带,然后把我好好鞭上一顿。
 
老妈打开了水龙头,准备洗澡,几分钟后,她离开了主卧室,走向浴室,她此时身上仅裹着一条浴巾,我可以清楚看见她的身影,因为我们房间的距离很近。
 
老姊已经睡了三十分钟,而此刻的我非常想睡。
 
不过,我必须清醒,等着老妈允许。
 
经过我房前的时候,我看见老妈的整个背部。
 
浴巾只遮住了前面,她的背和臀是没有任何的遮蔽。
 
听着洗澡的水声,大约十分钟后,她打开了门,朝我的方向喊话,要我帮她拿一条干净的毛巾。
 
 我从走道底部的柜子上拿了条毛巾,然后敲了敲浴室的门。
 
进来吧,吉米!打开门的一刹,我刚好看见母亲抬起左脚,踩在浴缸的边缘,而踩地的右脚露出了美丽的肌肉线条。
 
天啊!从后面看去,可以看见她粉红的私处!我呆站着,不知做何反应,发楞了几秒后,我说道:妈,给妳。
 
老妈没有转身,反而要求我替她将背擦干。
 
我向前走了几步,先后在她的肩膀以及背部擦了几下,然后说完成。
 
整个擦背时间应该不到两分钟,我是匆忙进行的,担心着她会不会回头给我一巴掌。
 
好,亲爱的,谢谢啊!老妈的姿势还是没变。
 
我转身准备离开,在将门带上的前夕,依依不舍的又看了好一会儿她漂亮的淫穴。
 
走在廊上,我的老二硬得不像话。
 
回到房里,也没有变软的迹象。
 
抬头看看时间,十点半了。
 
几分钟后,我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,老妈来到了我的房前,脚趾与门的距离非常的近。
 
最最重点是,她一丝不挂!老妈的阴毛明显经过精心修剪,呈现出一副完美图像。
 
两颗硕大的奶子微微下垂,上方是两颗浅棕色的乳头。
 
我不知道该说什幺,更不知道该做什幺。
 
震惊的我,只能感受到鸡巴的异样。
 
她看着我,温柔的说道:想好了吗?等我一下,我待会儿过来。
 
我目送老妈进入走向她的房间,她给了我一个回眸的笑,站在床边,拿起了绿色的睡袍然后穿上。
 
稍微整了一下睡袍,她回到了走道中。
 
我听见她上了三楼走向姊妹们的房间,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上三楼的楼梯有些问题,因此踩上的时候都会发出嘎兹声。
 
然后,我听见她回头,老妈探头进我的门,要我到她的卧室。
 
我用手遮挡着胯下,走进了母亲的卧室,看见她半躺在床上。
 
她的睡袍还在,不过却藏不住阴部。
 
我努力不去看,因为害怕这是母亲对我的测验,如果我有任何奇怪反应,她就会动手处罚我。
 
我猜想母亲应该是故意挑逗我,然后她就会要我回房,接着她会在我的房间外等待,如果听见可能是我手淫而引起的动静,她就会立马冲进房间将我痛打一顿,像是去年克莉丝汀因为说谎而被海扁一样。
 
还记得那天,一个男生来拜访克莉丝汀。
 
她不让男生进我们家,不过却在门边聊了大概五分钟,然后那男生就离开了。
 
邻居告诉母亲这件事,晚餐后,老妈问克莉丝汀傍晚的时候做了什幺,克莉丝汀回答没有。
 
老妈问她是不是有人来找,她还是说没有。
 
老妈起身离去,回来的时候,手上多了一条皮带,没有警告,她开始抽打克莉丝汀的背。
 
吃痛的老姊连忙起身,试图用双手阻挡母亲的进攻。
 
老妈毫不手软,抓着老姊的衣服,然后撕裂、痛打。
 
老姊忍不住大声哭喊。
 
老妈就这样在厨房里开扁,追着老姊,从厨房到客厅,最后老姊甚至连胸罩都被打落。
 
我和老妹尖叫着,哀求老妈住手。
 
她停手了,不过却是十五分钟后。
 
克莉丝汀的身上布满了血红的鞭痕,老妈则脸色铁青的指着我们,警告说只要我们敢说谎,她就会动手将我们了结。
 
此刻,这些恐怖记忆又一幕幕回到了脑海。
 
忽然又想起十二岁那年,感恩节的晚上,她在我身上闻到了菸味,没有二话,当着众家亲朋好友面前,她痛扁了我一顿。
 
坐下,亲爱的。
 
老妈打断我的思绪,手拍了拍床铺。
 
坐下之后,我把目光放在她的脸上,小心翼翼的不去打量她的身材。
 
想好对自己的处罚了吗?吉米?还没耶。
 
好吧。
 
如果你愿意说实话,或许我可以让你离开,而且不告诉你爸。
 
愿意说实话吗?让我们像两个成人对话。
 
好的,妈,我愿意。
 
很好!看着我,我长得怎样?你看起来很棒啊,妈。
 
妳很漂亮!老妈忽然伸手抚摸我的大腿,然后让手掌隔着裤子在鸡巴的位置活动。
 
我还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老妈究竟是在测验我还是真的要我上她。
 
让我看看你,吉米,站起来。
 
起身,我看着她,她将我的裤子往下翻,然后肉棒跳了出来。
 
老妈的举动让我吓到了,吓得我动都不敢动。
 
妈坐直了身子,用手抓着我的老二,用手指逗弄马眼,抚摸着龟头上分泌的前精。
 
来,你先去把你的卧室锁起来。
 
回来妈房间的时候,把门关上。
 
可是这样的话,我就回不去我的卧室了。
 
照我说的做,去吧,回来关门的时候,记得上锁。
 
我只能照办,走了几步,将我的卧室上锁,回头进入妈的房间,将她的房门锁上。
 
妈此时站了起来,食指放在唇边,说道:如果你姊或你妹下楼,看见我们的房间都锁着,就会以为我们都睡着了。
 
我走向床边,老妈将我拉向她,然后,她给了我一个吻,舌头进入了我的口中。
 
我很自然的用动作回应,我的手指很快的来到了她又热又湿的淫穴上。
 
我紧紧抱着她,热吻,同时让手指在淫穴里抽送。
 
我想替她舔屄,她却要我先把裤子脱掉。
 
爬上了床,老妈将双腿大开,抓着我的鸡巴往淫穴里送。
 
好湿、好滑又好烫,我从来没肏过这幺棒的屄。
 
第一下,我的弟弟就差点全部没入她的体内。
 
妈的手紧紧环抱我的颈部,将我压低,热情的吻着我,我俩的舌头纠缠着。
 
我亲得浑然忘我,下半身则卖力的动作,干着我不曾体验过的好屄。
 
几分钟后,她把头往后仰,开始大声呻吟。
 
我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嘘,小声一点,妈,你会吵醒大家的。
 
老妈张开了眼睛,笑了一下,然后阖眼。
 
她把手放到了我的屁股上,将自己的腿抬得更高。
 
不过沉默几秒,闭着眼的她又开始呻吟。
 
虽然她的阴唇张得更开,我的肉棒却也变得更大,刚好可以塞满她欲求不满的肉穴。
 
干干干干干!我忘情的干着她,存在我们之间的,除了她嗯嗯的呻吟,还有大口的呼吸声。
 
过了八到十分钟之后,母亲开始有了剧烈的反应,我感觉得到她的肉壁快速的张合,夹得我的肉棒无比舒适。
 
当我的手用力搓揉她的翘臀,她又开始放声大叫了。
 
我连忙收摄心神,抽出鸡巴,以免高潮太快来临。
 
为了让她安静些,我积极的吻着她。
 
我们做爱,流汗,房间里弥漫的是浓浓的情欲。
 
观察老妈的身体反应,我猜她大概高潮了五次。
 
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,我让母亲平躺,抬起了头,将鸡巴再次插进她的体内。
 
我生龙活虎,像是先前的抽送没有过一样。
 
我疯狂的干着她,老妈只是躺着承受,承受着我的汗水滴落在脸颊。
 
高潮的时候,我用力的抓着她的屁股,将她的身子尽可能的往我身上靠,试图让鸡巴插入到阴道的最深。
 
我射在了她的体内,她身体颤抖着,嘴里喃喃的是喔喔啊啊和我的名字。
 
我让唇贴上她的,用吻安抚她的嘶吼。
 
规矩了一会儿,我侧耳倾听屋里的动静。
 
无声,看来一切无虞。
 
几分钟后,老妈忽然紧抱着我,用力的亲吮我的脖子,舔舐我的胸膛。
 
她的努力在我身上留下了四颗草莓,两颗在颈部,两颗在胸前。
 
明天,我将骄傲的在校园里展示它们。
 
知道没有惊醒姊妹后,我起身,走到了窗边,鸡巴上还沾满着精液,依旧非常坚挺。
 
打开了窗户,我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看了一下星空,我关窗转身回到床上。
 
接下来的九十分钟,我和妈又大干了三场。
 
完事后,我还想要做爱,但老妈说不行。
 
她起身更换床单,将沾满了汗水和淫水的床单丢进洗衣机,最后在房里喷了一些香水和除臭剂,将房间做简单的清理。
 
隔天,老妈坚持要老姊和老妹去上女子礼仪课。
 
这样一来,每周有两个晚上,我们两个会有好几个小时的独处时间。
 
只要有机会,不管身在何处,我们做爱。
 
当然,我还是会和克莉丝汀打泡,不过我不敢让妈知道。
 
而当然我也不让老姊知道我和妈的情事。
 
我和克莉丝汀的关系,在她上大学的时候告停。
 
她和高中的男友订婚了,到大学的车程有十二小时之久,他们时常一起前往。
 
而接下来的两年,我和母亲做爱的次数已经数不清,方式也非常多变。
 
而当我变为大学生,我和母亲炒饭的次数骤减,不是她没有魅力了,只是我得住校。
 
上面记述,是二十一年前的事了。
 
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二三次甚至无数次。
 
不管对象是老姊或母亲,我们只要逮到机会,就会共享鱼水之欢,无论地点时间。
 
现在,三十六岁的我已经结婚许久,工作也快十四年了。
 
我是某家公司的副总裁,赚了很多钱,有四个小孩,至于他们的名字,请恕我无法奉告。
 
回老家的路得花八个小时的车程,所以我并不时常回去探视父母。
 
不过,通常只要我回去,或者他们来家里作客的时候,我和母亲就会设法敲出空档时间做爱。
 
说真的,她还是很棒!三个月前,我被指派回家乡工作。
 
历经20英哩的路程,我终于回到老家。
 
父亲现在很少在家,他现在开始为赛马协会养马,负责培育良种。
 
这份工作让他和老妈都能过着不错的生活。
 
回家的第一周,母亲协助我们整理行李。
 
我想上她,可是老婆和孩子们都在,我只能作罢。
 
然而,三天前,老婆带着孩子们回娘家探视双亲,母亲则待在家中帮我整理房间。
 
老实说,她的体重增加了约十五磅。
 
不过,这一点都不影响她的魅力,性感,一如往昔。
 
那一夜,我们相拥入睡。
 
我从来不知道和年纪差了二十岁的女人做爱也能非常享受,是母亲的表现让我体悟。
 
现在,我和母亲计画前往参加克莉丝汀的毕业典礼。
 
到他们学校大概需要十六个小时。
 
我已经有了计画,先开车八个小时,然后找家旅馆和母亲同住,隔天再继续剩下的路程。
 
这两天的时间里,母亲的肉体将完全属于我。
 
回到家乡,真的是一件非常快活的事。
本文关键词: 2() 2() 1() 2() 2() 2() 4() 2() 2() 2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