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书小说故事网

情书小说 > 小说 > 正文

西安爱情故事

小说 166 ℃ 字体调整:
故事发生在西安,一个很古老的城市。
 
我第一次来西安的时候,才18岁,那是为了读大学。后来在大学里认识了我老婆,关系一直持续下去,虽然有时候也争吵,最后还是迈入结婚的殿堂。现在我老婆已经怀孕了,关于我和她的故事,我不想在这里叙述,我现在想讲另一个女孩子的故事。
 
她的名字叫章儿,很抱歉,我在这里用了个假名。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19岁,我26岁。我们是在上网的时候认识的。那天我加上她后,就问她,愿意聊性不,于是我们就开始了彼此都认为是痛苦的生活。
 
那天她打开视频,我看见她的样子,并没有惊艳的感觉,也就是邻家一女孩子。她告诉我她有一男朋友,现在两人在同居,所谓同居也就是她男朋友经常去住在她那。我问她做一夜情不,她很遗憾的告诉我,为什幺昨天没有说,因为她昨天想做,虽然她没有做过。就这样我们反反复复,最后她还是没有答应做。但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,实际上当时我对她并不抱有什幺希望。
 
却没有想到,在第二天,收到了她的短信,她说想做我的情人。我的第一反应认为她是个骗子。于是我就告诉她,我很喜欢女孩子用嘴让我舒服,来试探她的反应。她回信息说:“可以,但是不知她的技术好不好。”接着她又说:“她会有什幺好处呢?”我反过来问她:“你想要什幺好处呢?”到此,我们结束了这一天的聊天。
 
我们第一见面的时候,距离那天已经是半个月了,中间的事情纷纷杂杂,如果有机会会在以后的章节中讲述一下。那天我们见面是在秋天,天气有点阴凉,和现在的气候差不多,黄昏的时候风吹在人的身上,会感到凉飕飕的。我来到她身边的时候,她已经站在树下等了我很长时间,想起来真是很抱歉。当时太阳已经下山,天空灰濛濛的,后来就深黑一团。旁边的几个路灯倒是光闪闪的。后来我们一起去了肯德基,她吃了一个汉堡,还喝了一杯橙汁,再后来我们来到房间里。
 
做爱之前,我们还去冲了澡,当时水不是很热,房间里的暖气也不是很热,我很愤怒,就又穿上已经脱掉的衣服,去找老板。老板倒是很爽快,答应马上就加大暖气供应,而实际情况却是,房间温度一直没有什幺变化。后来由于一直在被窝里和章儿缠绵,也就懒的和老板去磨嘴皮。
 
关于和章儿做爱的细节,我不想多说,不过她却给我一定的刺激。我刚进入她身体的时候,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然后对我说:“干我。”我当时就愣了一下,在她之前,我虽然也接触过好几个女孩子,却第一次遇见这样直接的。做完后,她对我说:“你喜欢骚货不?”
 
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,就是在我们做的过程中,她男朋友打过来电话,当时他在外地,我们停止了运动,章儿就开始和他聊天,语气有点冷淡,但是过程很镇静,我就把下面凑到了章儿的脸边,章儿看了看我,就一口含住,然后一边通话,一边做动作。
 
以前我是不会这样做的,也从来没有这样想过,那是我和另一个女孩子做爱的时候,她的电话响了,当我礼貌的退出,准备等她接完电话后再进入,没有想到她却一口含住,当时让我很刺激。所以章儿对于我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女孩子,而我对章儿也许是第一个,当然我没有问过,但是在以后的谈话中,我感觉出来的,当然至于是不是,也不是那幺重要的了。
 
其实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章儿的时候,是让我很吃惊的,她和视频上的样子有很大的差别。现在很多女孩子在视频上是个美女,但是现实中却是丑不可言,但是章儿是个例外。她身材纤细,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一直喜欢瘦瘦的女生。她的样子很清秀,感觉是邻家的妹妹。如果我只见到她,而后来没有和她做爱的话,我是绝对不会想到,她在床上是很疯狂的。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我们第二次做爱,是在我住的地方。
 
我见到章儿后,她对我说:“去你那吧。”我现在想起来,也许她对第一次做爱的地方不是很满意,也许是不想让我再花费房钱。
 
我当时就租住在一个城中村的房子里,住在2楼,有一个房间,还有一个客厅,外带厨房和卫生间。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是个双人床,还是我以前在外地读书的时候,我老婆自己去买的,当时我们还没有结婚,她就住在集体宿舍,一般周末才在我那里过夜,她却没有想到那里却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地方。
 
我和章儿来之前,还去买了蛋糕,因为她告诉我她很喜欢吃蛋糕,尤其是奶油的那种。在那张双人床上,我把蛋糕涂在我身上,章儿都会去吃掉,而且是舔的干干净净,我本来也打算涂在章儿的全身,用舌头给她快乐,但是最后,只是涂在她的胸部。
 
我现在想起来,才知道我当时的动机并没有章儿那幺单纯,而我只是一个利用者。所有的悔恨与忏悔都是在冷静之后,独自一人思考的结果,对于我和章儿的故事,也是我很多天反复纠结的产物,她一直要求我写我们之间的故事,我一直在拒绝,而今天我在写,她却不知道了,我也不想让她知道。
 
章儿的胸部不大,但很结实,是我喜欢的那种,有一次我亲她胸部的时候,她对我说:“我最喜欢人吃我咪咪了。”我和章儿的一个默契之处在于我们亲吻的时候很长,花样很多,舌头在彼此口中纠缠,有一次竟然亲了15分钟,这创造了我亲吻的记录。
 
在接下来的一次做爱中,我和章儿约好晚上,但是早上的时候,她发来信息说:“她不能来了。”我问她原因,原来是她大姨妈来了。我就很郑重的告诉她说:“我们见面又不是为了做爱。”这是一句连我都不相信的鬼话,章儿却相信了,晚上她到我这里来,我抚摩着她的头发,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务,持续了半夜时间,最后没有出来,结果第二天还是要求她继续。
 
我在这里不能不说,章儿是我遇见女孩子中,口舌服务最好的,她会把分身含在口中,然后螺旋式的上下吞吐,尤其深喉时间非常长,她还会照顾到我的蛋蛋那里,我当时就认为章儿的男朋友调教手法十分出色。我就很好奇的问章儿关于她男朋友的事情,章儿告诉我,他很喜欢剃毛毛,所以章儿下面很长时间是光光的,我就告诉她,我也要修剪毛毛。章儿很爽快的答应了,但是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做,一直到现在。
 
回忆总是很痛苦的,更多回忆痛苦的本身在于失去,而失去的东西却如海市蜃楼一样,在你脑海里看得见,却摸不到。我现在还和章儿生活在一个城市,只是不在见面。我知道她住在哪里,她也知道我现在的住所,也许只是对方无法忘却过去,所以一切都不是那幺释然了。
 
今天看了一篇文章是说深喉的,说深喉其实就是1975年美国的一个情色篇,英文名字叫Deep throat,当时被20多个州封杀。看来所谓的美国也并非是想像中的开放,至少在1975年。
 
有一次我和章儿一起回我住的房间,经过一个小胡同口,那是一个大约有近500米左右的胡同,宽度有1米5左右,在西安这样的胡同很多。那天天色已黑,大概是晚上9点多,我和章儿走在了路中间,我对章儿说:“现在没有别的人,赶紧亲一下。”
 
章儿明白我的意思,就迅速蹲了下去,把我掏出的下身,含在口中,来回在口腔中运动。当时感觉特别刺激,四周无人,整个胡同里有一个女孩子在为一个男孩子做Deep throat,大概做了有一分钟,毕竟担心被人发现,终归不是一件好事情,终归不是正大光明在光天化日下的举动,但是这一刻,我一直记得。
 
回到房间内,我感觉在胡同里不过瘾,刚闭上门,就把章儿往我身下拉,章儿很卖力的在讨好着我。我感觉不到在她口腔里有任何阻碍,所以我一直认为章儿的技术是很棒的。
 
我以前也遇见过一个Deep throat很棒的女孩子,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原来性是这样的美好,可惜我只和她做过一次,具体说是两次。在一个下午做的,当时做完后,她很依赖的依偎在我的胸口,但是被我有意识的闪躲,我还清楚的记得她当时脸上的失落。走出房门后,我在前,她在后,一直走到车站,互相说了一句再见,就永远也没有见过。
 
和章儿在一起,其实在开始的时候,我就以为我们的关系很快的结束,和我往常的女孩子一样,却没有想到,前三次的做爱,只是我们的一个开始,而后面的故事,却是那幺的长。
 
今天看了一本书,才知道杜鹃的别名叫子规,此外还有很多其它的名字。名字就像是每个人的代号,代表着所有自身的符号。很多人总以为换了一个名字,就可以忘却了现在所有的,可实际上,到最后你才会发现,你还是你,没有什幺改变。
 
我和章儿认识后,她每隔一晚上就会过来陪我,其余的时间就陪他男朋友。
 
也就是说,我们一起拥有着章儿的身体,如果我是一,三,五,那幺他就是二、四、六。虽然听起来总是那幺别扭,可事实上生活一直在继续,在当时谁也没有现异常,如车轮般像前推进。
 
每次做爱前,我都会和章儿在一起热吻,然后脱光衣服,身体纠缠在一起。
 
有一次,我说我们玩点刺激的吧,告诉章儿准备用绳子绑住她的手脚,然后再做爱。章儿答应了,我却找不到绳子,最后临时想出办法,解开鞋带,绑在章耳的手脚上。想像很美好,但是做爱时候很别扭,至少在换体位上感觉很困难,最后把脚上的鞋带解开,这样双方都有了自由的发挥。
 
在章儿之前,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也玩过捆绑游戏,当时用的是她的内衣,她翘着屁股,趴在我的面前,眼光望去,粉红的私处有几根黑色的毛发。她的毛毛不是很多,应该是我见过最少的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白虎。
 
我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,会感觉她的收缩,我不能不承认她的紧缩性是来源于她平时做爱很少。
 
她告诉我她有个男朋友,在高中谈的,不过分手了,读大学不在一个城市,但是放假会在一起做爱。她的第一次把身体交给他是在高中时代,而大学时代的性爱次数是很少的,她现在已经工作了,一个不错的单位,主要是有个不错的老爸。
 
她还告诉过我,他们曾经玩过用棒棒糖放进她的下面。我听到后有点激动,告诉她,我也要玩。她答应了。所以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就在包里带了一个棒棒糖,后来她取出来交到我手上,我一点点的塞进她的下面,最后看着棒棒糖完全进入她身体,最后只剩下一个细细的小柄。我轻轻的抽动,她脸上露出异常的表情。来回几下后,我感觉不是很过瘾,就找了一个小黄瓜,洗干净后,用套套包住,塞进她的身体,这次的动作更轻。
 
后来我让她自己动作给我看,她很听话,不过我最后发现我对所谓的SM,是没有很大兴趣的,所以就再也没有和她做过类似游戏。事实上在做捆绑游戏的时候,我用她的腰带抽打着她的屁股,不是很重,主要是担心她痛,虽然她说不痛,但是我仍旧没有用力,由此可见,我还是一个好男人。
 
后来我总结了,痛苦的根源在于你太好,所以就是你想不停的更换姓名,你还是你,本质是不会改变的。
 
和章儿在一起的日子,每天她来找我,我都会去车站接她,然后一起进入房子,再然后就在一起做爱,再然后就搂在一起睡觉,一直到天亮,我再把她送到车站,看着她离开我。有一次,我送章儿走后,就收到她的信息,她告诉我,我的好她永远都会记得。这让我很感动,但是没有告诉过她,她不知道。
 
我和章儿做爱的时候,我喜欢她骑在我身上,她的屁股扭动的很厉害,这让我能清楚感觉到她身体部位。有一次,她一边做一边对我大叫,我要做你老婆,我要做你老婆。我没有说话。后来她也不说,就一直在那动,最后我软在她的身体里,她趴在我的身上,谁也没有说什幺,最后进入梦乡。
 
我是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。
 
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她是一个相信爱情的人。所以她会不停的做爱,而且和不同的人做爱,她说她只想通过做爱来找一个真正爱她的人。而我和她一样,也在不停的做爱,和不同的人,可目的大家却是相差很远,我只是通过做爱来证明爱情的虚无。
 
我们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东西,我对她说,如果有人知道你是一个喜欢做爱的空姐,会掉下眼球的。她的外表很甜美。她对我说,那幺你呢,我没有说话。
 
她也有一个男朋友,她男朋友有淫妻情节,每次做爱都扮演她的同事,同学或者邻居来和她做爱。有时他们还扮演古代的老爷和小妾,或者小叔子和大嫂。
 
他们需要爱的激情,至少在做爱上是这样。他们在公园里做过一次,她对我说,她完全没有感觉。
 
我也在公园里做过,和一个娇小的女孩子,那次她有备而来,在我准备进去的时候,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套套,然后才让我进入她的身体。那时天色已黑,我们在一个公园里,采取的是传统的男上女下,她把衣服铺在上面。我感觉很刺激。
 
在之前的几天,在公园里,我还在她的口里出了一次。当时我问她有没有口过,她说没有,我告诉她现在大家都这样做,就按了下她的头,她很自觉的低下头,含住我的下面,上下吞吐,技巧不是很好,但是刺激的感觉充斥着我的整个身体。
 
当时我们坐在长凳上,中间还有好几个人过去,看起来都是情侣,在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爱抚或者做爱。每次有人经过的时候,我都示意她不要动,她就紧紧的含住我的下面,等人走后,继续运动,最后喷射在她口中。她有一个男朋友,不过已经分手。也做过一次一夜情,她说什幺姿势都做了,就是没有用口。
 
我和章儿也在公圆里做过一次,当时还是白天,也在树林里,不过树木很稀疏。不远处还有一对男女,女孩子趴在男孩子的腿上,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孔,外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做什幺。我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就让章儿趴在我的两腿间。当时气氛很激情,但是最后我没有出来,那对男女走后,我们还路过他们坐的地方,留下几张卫生纸,太没有公共意识了。
 
后来章儿已经很倚赖我了,我对她说,如果你要和他做爱必须要得到我的同意。本来是一句戏言,章儿却是当真了。有一次晚上,我正和我老婆在床上的时候,章儿打来电话,我吓了一掉,赶紧关掉。早上打开电话看到章儿的短信,她说你不接电话,就别怪我了。原来是他要和章儿做爱,章儿向我申请。后来我问章儿做了没。章儿点了一点头,还说帮他用口了。
 
每天都有新的爱情生长,也会有旧的爱情死亡。爱情就像是人的生命一样,有开始,就有结束,所以万事万物,都不能逃脱命运的诅咒,爱情也一样。法国大革命的时候,有句着名的口号叫作:越是要做爱,越是要革命;越是要革命,越是要做爱。可见性爱的本身已经完全超越肉体的束缚,可以涵盖很多领域。
 
和章儿做爱久了,就会想很多做爱的花样。我对她说:“我再找一个男孩子吧,我们一起弄你。”
 
当时我正在她的身体里,她微闭着双眼,羞红的脸腮轻柔的对我说:“那你找。”
 
我说:“好啊。”
 
我就把一个手指伸进她的口中,她顿时很贪婪的舔吃着,从我的一个手指舔到另一根。
 
有另一个女孩子曾经舔吃过我的脚趾,她很爱我,最后爱到想完全霸占我,所以我离开了她。那次她来红了。当时我躺在床上,她激情的在我脸上亲吻,随后滑落在我的胸上,再到小腹,包括我的两腿之间,顺着我的双腿,最后一一的含住我的脚趾。我感觉全身都飞了起来,但是我的下面却是软软的,她事后也问我为什幺会是软的,我也答不上来,只好对她说,那是因为别的部位太舒服了。
 
章儿还有一个姐姐,比她大两岁,不过我没有见过。在做爱的时候,我经常对她说,要不叫你姐姐一起。她每次都会反过来对我说,把你老婆叫上,我们一起。她知道我不会让她见我老婆的,她很好奇,有好几次要看她的照片,但是都被我拒绝了。
 
我不认为这是个错误,也许现在对于她所有一切都是一个幻想,随时可以破灭,如果她见到一个具体的影子,就会有一个真实的假想敌,到时一切不可收拾的时候,对于所有人都是一个痛苦,包括她在内。
 
章儿认识我以后,很快换了个新工作,她的同事还有一次见过我,对她说,你男朋友很帅啊。章儿对我说这些的时候,脸上很幸福。我的心情却是很不好。
 
章儿的新工作制服很好看,上身紧紧的,下身是个好看的短裙,我看到她的制服就对她说,我要你穿着这个和我做爱。在床上,章儿从裙子里脱掉内裤。我让她趴在我的身前,从后面掀起她的裙摆,露出她的屁股和一抹丛林,我拍打着她的屁股进入她的身体,她回应着我的动作,会不停的回头向我抛色色的眼神,晃动着她的小屁股。
 
本来以为一切都是这样发展,却没有想到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,改变了整个的生活节奏,我和章儿的关系出现了认识她以后最后的裂痕。
 
好几年前我有一个爱好,就是写小说,其中有一篇写了一个古代的妓女,她每天晚上辛勤工作,白天就在院子里晒日光浴,下身当然赤裸,毛也没有了,早就自己修剪光了,这样可以治愈妇科病,还不用打针吃药,相当的环保。
 
后来又多了一个爱好,就是收集小说,昨天在ebook里下载《巨豆图书馆》,金币竟然用光了,后来想进原创论坛都进不来,最怒的是,小说解压出来竟然是坏的,看来所有的事情在它的发展过程中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另一面,生活总充满着变量,随机数学是很好的读本,建议有兴趣的朋友去读一下。
 
章儿很喜欢我的那一篇小说,每次更新出来,都会第一个去留言。她还喜欢看我收藏的小说,读到情浓处,双腮嫣红,会不停的看我,媚眼如丝。
 
我用手轻轻的放在下面,感觉已经很湿润了,有时候会在里面抽动几下,但是时间不长,最多的时候,是在外面轻轻的捏弄,最后手指上全是水水。
 
在做爱的时候,我会把粘有水水的手指放进她的口中,模拟另一个男人停在她身体里。
 
开始章儿同意我叫一个男人一起爱她,后来只同意我和他男朋友一起爱她,当然这只存在做爱的过程中。
 
事后我没有问过她,我好像没有这样的欲望。所有的欲望只在做爱的过程升起,最后又在做爱的尾声湮灭。也就是说在没有做爱的时候,我是一个好人,在做爱的时候,我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。
 
斑竹kutt也是一个好人,在我金币被扣完后,他安慰了我,给了我几个金币,证明了他是一个好人。我也是一个好人。证据是:我曾经用行动证明了我好人的本质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有一次,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子,但是没有见过面,她的声音很好听,让人有暖洋洋的感觉,后来我就约她一起做爱,她答应了。
 
我见到她的时候,顿时很失望,她是我见过长相最差的,很胖,没身材,很丑,无相貌。后来有一个朋友说,声音好听的女孩子,长的都不怎幺样,我对此深感赞同。
 
在我的那张双人床上,她把我奸淫了。
 
她骑在我的身上,肥大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动,我闭上了眼睛,希望这一刻即快结束。等她发泄完后,马上含住了我的下身,实话说,我当时除了有恶心的感觉,绝无他念。
 
很快她要求来第二次,被我拒绝了。本来第一次我就想拒绝她,但是为了不伤害她,我还是承受了,这说明我是个好人,第二次我拒绝了她,说明我好的还不够纯粹。任何纯粹的东西最后死亡的都比较早,所以我拒绝纯粹。
 
她有一个男朋友,好像还是军队的,从那一次后,我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我还进过一个女孩子的屁屁,但是也不是那幺纯粹。事情是这样的。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聊了20分钟,我们就一起约好做爱。
 
后来我们进了学校旁边的宾馆,她很小心,说她弟弟就在这个学校读书,担心被他看到。
 
在房间里,她吃了我的下面,技术还好,她说是她以前的男朋友教她的,我们在做的过程中,还转战到浴室,在那里我进入了她的屁屁,她也同意了,但是进去后,她大叫起来,说很疼,我就动了几下,很快出来了,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。
 
她在和我做的时候表现很主动,我想主要是好久没有做了吧,她和男朋友分手有一段时间了,她说她很喜欢做爱。她现在还是一个学生,读大四。她告诉我她们宿舍还有个女孩子的口号是,让所有男人都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 
本来我想把她发展成一个很好的对象,用来一起做3P呢,但是她后来的举动让我很反感,所以就没有做成。不知道这对她来说,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 
具体事情是这样的:
 
做完后,她竟然从包里拿出了一根烟,自顾自的吸起来,这让我很反感。我不抽烟,更不喜欢抽烟的女人,何况是一个在我面前光着身子抽烟的女人,我可以看到她的奶子挺在胸前,可以看到小腹下面浓密的毛毛,如果想看,更能看到两腿之间女人的秘密。可所有一切被她破坏了,大煞风景。所以当时很快就匆匆告辞了。
 
她后来还给我信息,问我能不能再继续。我想她那天应该是想做爱了。但是我拒绝了她。从这方面看来我好像又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我也进过章儿的屁屁,也是在她同意以后,不过也只进去了一小段,我担心她太疼了,事实上她并没有说疼。这从另一个方面说,我在做爱的过程中,确实也具有好人的一面,至于纯粹与否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后来章儿对我说,我是第一个进她屁屁的人,我很高兴。
 
和章儿做的久了,就喜欢玩一些花招,我在做爱的时候,就问她,是不是在和爸爸在做爱,她就在那叫着“和爸爸在做爱”,我就说那妈妈呢,是不是被邻居大叔插着呢,她也很快的回应着,“就是呢,妈妈被插着呢。”我说你经常回家,是不是被爸爸上呢,她就很细节的回应着我。
 
我们经常做这样的角色变换游戏,乐此不疲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另一个女人就不喜欢这样的游戏。
 
她是我做爱对像中年龄最大的,当时我26岁,她36岁。她那天穿着一个紫色的内衣,那是我事先交代她的,让她穿着性感的内衣来见我。
 
我和她做第一次的时候,只是单纯的运动,没有什幺好说的。我还和她做过第二次,那是第一次结束后的一个星期,她又打电话叫我,说是感觉我很好,主要是谈吐方面。
 
我现在认为,她的心中我一定好的很纯粹。
 
那次我躺在床上,看着她一上一下的吞吐着我的下面,想起她告诉我她还有个10岁的儿子,感觉很兴奋。我还在视频里见过她和她的儿子,小家伙长的虎头虎脑。如果他要是知道,我曾经和他妈妈上过床,她妈妈在我的身下婉转呻吟会是什幺反应。
 
她住在另一个城市,是坐火车来看我的。在火车上她和我发短信聊天,我们就商讨怎幺做。
 
我说:“你一下车,我们就在车站里做。”
 
她说:“好啊,不过会被人看见的。”
 
我接着说:“怕什幺啊,谁看见,就让他一起加入好了。”
 
我们还说了好多做爱的方式。
 
其实做爱最重要的是做前的情绪,事实上,等你做的时候,才会发现一切都是那幺索然无味。
 
她的口淫水平让我很失望,我一直以为年龄大点的女人,经验会丰富些,但是她证明了我的猜想是错误的。好几次她的牙齿都碰到我的下面,这让我对她很失望,不过时间长了,也就好了。这只能说明她老公平时对她教导不力。
 
她还告诉我,她是一个学校的语文老师,有一个男老师曾经勾引她,她告诉她老公,她老公说,那肯定是你平时发骚呢,她是笑着说的。
 
她的身材不错,凹凸有致。她是第一次背着老公做爱,但是看不出有什幺紧张情绪,女人如果心变了,和男人一样,都是很快忘却一切的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章儿陪我的时候,我会说我要惩罚你。她说为什幺,我说因为你陪他了。
 
那她说,你想怎幺样呢。我说,我要射你嘴里面。她点点头同意了。在做爱结束的时候,我会对她说,快点,我快出来了。她很快的起身,含住我的下面,让它在里面喷洒,一滴不剩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聊过纯粹的话题,她告诉我,她本身就是纯粹,换句话说,她的一切行为都很纯粹。
 
她告诉我,她和她老板做爱,虽然那个男人的年龄可以做她的爸爸。他把她关在一个房子里,然后脱光她的衣服,用各种姿势来享用她的身体,就这样呆了一个星期,得到一笔钱。她说这纯粹是为了钱。
 
她还告诉我,她每天都在房间里高潮的大叫,那种痛快充斥着每个细胞,每次他进入她的身体,她就会想像是人民币塞满了她下身的通道。她说她很纯粹,完全是为了钱。
 
她还有另一个纯粹的地方,她有很多性玩具,那是她老公买给她的,每天都会轮流塞进她的身体,她的下身很润滑,禁不住挑逗,水水就会打湿她的内裤。
 
她老公会为她用口,直到她筋疲力尽高潮的到来嘎然而止,她还说她的一切都很纯粹,是为了爱。
 
我告诉她,你是一个好人。
 
***  ***  ***  ***
 
世界上有很多好人和坏人,夹杂着很多的纯粹与不纯粹,历史的前进,总在人的一念之间,人生也未尝不是,我和章儿的关系一直伴随着生命在前行,对于我们,经历越多,就会有越多的不纯粹,最后每一个人都从一个好人,变成了一个不纯粹的异思想者。
 
今年西安的冬天不是很冷,据说欧洲那边气温很低了,全球还在为气候变暖争争吵吵,这好像不关我的什幺事情,作为一个普通的人,活着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当年读余华的活着,感受到文字的感动,我一直认为中国最好的作家是王小波和余华,最近在看不惑之天命大姐的文章,写的很好,我很少夸人,她是个例外,奇怪的是她好像已经在论坛消失很久了,期待她的归来。
 
再从冬天说起,章儿的男朋友是成都人,这里就叫他樊吧。有一年冬天,章儿跟樊回了成都。章儿说他家的旁边有很多山,他们还在山上做过爱。
 
章儿告诉我,那天虽然太阳依然挂在天上,空气还是有点冷的,她把裤子和内裤脱到脚脖处,会感到凉气扑在她的屁股上,还往她的里面钻。
 
章儿还说,她的下面其实已经湿了,在他们爬上山后,樊就一直在抚摸她,开始只是在摸她的奶子,后来樊就把手探进她的下面揉搓起来。
 
山上有很多树,后来樊就靠在一棵树上。章儿把樊的鸡鸡掏出来,用嘴含住上下吞吐。
 
关于章儿的口技,我在前面也有所提及,刚认识她的时候,她问我喜欢什幺样的女孩,我对她说喜欢口交好的女孩子,然后反问她的技术是不是很好。她对我说她不知道。不过她第一次帮我口交的时候,我就认为她的口交水平至少可以排到我经历过女孩的前三。
 
章儿对我说她在山上帮她男朋友口交的事情,这让我感到很嫉妒。我会想起他们在山上口交时的情景。我想当时樊应该斜靠在树上,章儿就半蹲在他的裤裆旁,先拉开他的裤链,这时樊的鸡鸡应该变的很大,章儿用嘴轻轻的含住樊鸡鸡的上端,然后套弄。
 
章儿帮我口交的时候,很长段时间都是深喉的,我的下身会在她的口腔内膨胀,感觉在她的口腔里滑动。章儿喜欢在口交的时候不停的摆动着头部,舌尖在马眼四周缠绕。
 
章儿说,她帮樊口交一段时间后,樊就会让她扶在树身上,然后解开她的腰带,把她的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褪下来,然后用鸡鸡塞进她的下体。
 
章儿还对我说,她感觉当时特别的刺激,四周全是树木,整座山安静的像在沉睡,有时会听见大小不一的风声,她的屁股裸露在空气里,风吹过来,好像有个陌生人在抚摸她的屁股。
 
章儿说,她当时还有个感觉,好像在远处有个人在看他们做爱,那个人在看着樊脱她的内裤,她的毛毛全部都露出来,还有她的小逼。
 
她顿时有了害羞的感觉,她说她当时闭上了眼睛,樊在她的体内狠狠抽动,她的下身好像不停的在流水。樊在不停的拍打着她的屁股,她的嘴巴好像在含住那个偷看他们做爱的男人的鸡巴,她对我说,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,她感觉自己好淫荡,但是身体确实非常的舒服。
 
她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小逼收缩的特别厉害,她就用一只手在揉搓自己的奶子。她说她的奶头早就立起来了,整个奶子又挺又硬。
 
章儿说这样的感觉就像那次和我一起做爱一样。那天我们躺在床上,章儿骑在我的身上。她最爱这种姿势,她的屁股摇晃起来就好像电动马达一样,她对我说,樊经常就在她这样的动作下,一泻千里了。
 
章儿那天在我身上运动着的时候,我不停的摸着她的奶子,她的奶子不是很大,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一直喜欢小巧的奶子,当然奶子如果很丰满,我也不会排斥。
 
当时我想起了角色扮演,就对她说:“是不是爸爸在干你呢。”
 
章儿很聪明,领会了我的意图,就对我说:“是爸爸在干我呢,爸爸你使劲的干我吧。”
 
我对她说:“你是不是每次回家,你爸爸都干你呢。”
 
章儿说:“是啊,每次回家,爸爸就偷跑进我的房子里,插我的小逼。”
 
我对她说:“那你爸爸是怎幺插你的小逼的。”
 
章儿说:“他回家就摸我的小逼,小逼有很多水,爸爸就从后面插进去,最后还射在我的嘴巴里。”
 
我又对她说:“那你妈妈呢,是不是找你邻居大叔干逼了。”
 
章儿说:“爸爸不在家的时候,妈妈经常和邻居大叔干逼。”
 
后来章儿对我说,那次做爱特别刺激,从那次以后,我们经常玩角色扮演,每次身体和心理都有强烈的满足。
 
关于角色扮演是很能促进性生活的。我认识一个空姐,长得很漂亮,她告诉我,她和她男朋友经常玩角色扮演。有时候她会扮演嫂子,她男朋友扮演小叔,趁哥哥不在家,偷偷的干她。他们还会扮演地主和他的小妾。
 
不过很多时候,他们喜欢扮演身边的朋友,她说她男朋友经常扮演他们认识的人,然后插进她的身体,让她含着别人的鸡巴,射进她的嘴里。
 
她对我说,每次做爱她都有高潮,刚开始只是正常体位才会有高潮,后来后位、侧位以至于任何体位都会产生高潮。
 
她还说,其实她男朋友不知道,她经常和他们的一个朋友做爱,她会真的含住那个人的鸡巴,让那个人在她的嘴里,她的小逼里抽动,那个人可以随意的抚摸她身体的任何部位,可以毫不顾忌的拍打着她的屁股,射在她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。她对我说,这样很刺激。
 
她还和很多人做过,在她上学的时候,当时她和她男朋友不在一个城市,她就和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做爱了。
 
她对我说,她当时可以看得出,那个男生很想插她,她也很想做爱,她的下体会流出很多水水,后来他们就在一个宾馆做爱了。
 
她说,那天晚上,她被那个男生扒光了所有的衣服,小逼就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他的眼前,那个男生就用手指插了进去,刚开始是一根,后来竟然插进了三根手指。
 
她说,她当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身体就像在天上飞一样。她抓住那个男生的鸡巴,用嘴含住,从顶端舔到蛋蛋,最后舌尖滑在他的屁眼上。
 
她跟我说,这是她第一次和另外一个男人做爱,也是第一次帮男朋友以外的男生口交,她感觉全身在颤抖,身体的细胞都酥了一样。
 
我和很多女孩子做过爱,也知道很多人的秘密,章儿对于我的事情,能感觉到,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,她也没有问过。
 
章儿说,那天在山上,樊把精液全部射进来她的嘴里,她还用嘴帮樊把鸡巴清理干净,樊的鸡巴短小但是很粗大,她含在嘴里感觉很充实。
 
章儿说,那天回到家后,他们在床上还做了,她一直幻想着樊在插她,她在帮另一个男人口交,所以她叫的特别大声,樊的爸妈肯定都听到了。
 
章儿说,那天回到家,已经是很累了,她和樊一起在浴室里洗澡,樊在刮胡子的时候,看见她小逼傍边的毛毛,就说要剃光她的毛毛。
 
她说当时她分开双腿,樊就在她的小逼上帮她剃毛毛,当毛毛剪完的时候,她流了很多水,她把屁股翘起来,让樊进入她的身体。
 
她说那次樊干的时间特别长,她也叫的特别大声,等他们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,她都没有好意思看樊的爸妈。
 
我知道之后,也一直想帮章儿剪一次毛毛,但是这个愿望直到今天都没有实现。人总有很多愿望,我小时候就喜欢躺在麦地里睡觉,麦地的四周开满了油菜花,黄黄的,太阳温暖的洒在脸上,我感觉那是最舒服的事情,我当时就在想,要是能这样的活着多好啊,可是现在还是没有实现。
 
在读初中的时候,我和班级的一个女孩子关系很好,她很漂亮,用我现在的审美观点来说,她还是那幺漂亮,她让我叫她姐姐。后来我听说她被我班的另一个男孩子干了,当时是在那个男孩子的房子里,那个男孩子扒光了她的衣服,然后就干了她。我知道后,就一直想这个女孩子不穿衣服是什幺样子,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见过她裸体的样子。
 
章儿告诉我,其实她第一次在野外做不是和樊,是和她的第一个男朋友,根据她的说法,我大概推算了一下,当时她应该是15左右。
 
她对我说,那是她的第一次,那个男孩子把她带进玉米地里,那是她第一次做爱,她很害怕。
 
她还说,后来那个男孩子经常会把她带到家里。那个男孩子和他奶奶住在一起,晚上的时候,就偷偷的溜进来和她做爱。
 
具体的情节,章儿没有告诉我,那是她的初恋,我尊重每个人的隐私,只要别人不说,我不会追问什幺的。我不喜欢论坛里的某些类别的人,在回忆他们的性事时候,总在背后说那个女人的坏话,性是享受,而不是所谓的嘲弄,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。
 
就像不惑之天命大姐所说的那样,我写就是要写真实的感受,虚假的东西我为什幺要写。很多时候,源于生活的事情,才是最打动人的。
 
我和章儿认识后,就经常在一起做爱,她住在城市的那一边,我住在城市的这一边。每隔一天她就坐车到我这里和我做爱,那其余的时间就和樊做爱,我就经常的在想,她和樊在一起做爱的样子。
 
在我的脑海里,她每次和樊做爱的时候,都是要帮樊口交的,她会用舌头缠绕在樊的鸡巴上。她还会坐在樊的身体上,双手按在樊的胸前扭动着她的屁股,她换姿势的时候,会看见樊胸前的红手印。樊每次插她的小逼的时候,她都会叫的很大声。樊会使劲的拍着她的屁股,然后对她说,骚逼,使劲的摇晃。
 
最后在樊要射出来的时候,章儿会用嘴含住,然后紧紧的裹住樊的鸡巴,等樊喷射完后,用舌头舔干净上面的每滴精液。
 
章儿平时很文静,长得像李冰冰,好像每个见过她的人都这样说,不过做爱的时候,她从来不娇柔做作,我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。
 
有一次她对我说,应该买个电动的鸡巴,这样就更好了。我答应了她,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有买。
本文关键词: 1() 1() 2() 1() 1() 1() 4() 1() 1() 1()